身處監獄的鄭明析,都做什麼?

是的,不論你是否已經知道,鄭明析牧師從2009年開始正在韓國的監獄中服刑。
這篇文章撇開陰謀論、民間對於判決結果的平反、審判流程的質疑,鄭明析牧師到底在服刑的期間中都在做些什麼呢?

攝理教鄭明析

以筆來奔跑的人生

截至目前為止,即使身處於一坪不到的囹圄之中,鄭明析牧師還是一次也不漏地寫下了每週禮拜聚會的證道稿,藉此來指導全世界各教會的信仰者們,且在每天的清晨中深入地禱告後,以聖經為基礎寫下了度過生活時必須擁有的智慧箴言。
其所撰寫的文字份量多得超乎想像,光是一年便消耗掉400支的原子筆。
簡單推算的話,一支筆可以寫滿30張A4紙張的正反兩面,每張大約可以寫300字,共9000字;
一個字的長度以3公分來計算的話,一支筆可以寫27000公分,也就是270公尺。
一年當中以一天一支筆來算,便至少消耗了360支筆,距離相當於97200公尺,也就是97.2公里。
九年多來,累積的總距離超過往返首爾到釜山的距離,且足足能環繞台灣一圈。

除了證道的話語,牧師收發來自全世界弟子們的信件,一天平均有七十封信件,三百天就有兩萬一千封的信件,並針對人們所詢問的問題、需要禱告部分,給予回信並代為禱告。在裡頭的期間,牧師也寫詩、作詞、譜曲,光是2016年就出版了許多的文字出版品:年度證道集、箴言集、主題式信仰集<讀完呼喊吧>、<想法是神>、<與聖子對話>、<雖然石頭倒塌我內心沒有倒塌>、個人詩集<幸福到來>等等。這是就連旁人如果要逐一的閱讀,都會感到負擔、無法勝數的地步。

光是亂畫,消耗一支筆的筆水,會有多麽辛苦呢?試試看就知道了。
便宜、隨手可得的筆遇見了鄭明析牧師,它們被使用來寫下翻轉人生的證道話語、文學與藝術的作品。這些內容像是蚌殼在痛苦與不適中凝結出的珍珠一般價值連城,成為了經得起檢驗的生命結晶。

鄭明析牧師的詩<服事>:
「譜寫詩歌新曲調,歲月盡消磨。都為祂歌頌。」

聖經中、歷史上愛 神的人,把自己對天滿溢的愛透過旋律與歌詞,抒發出內心要爆發的那份愛。牧師也不例外,他將自己對 神的愛寫成了證道、箴言、詩、歌曲,如此地來告白愛、歸榮耀給 神。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

鄭明析牧師的一天

從凌晨一點開始禱告,為了人們請求禱告的部分,為了國家民族、人與人之間爭執的問題禱告,比起為了自己禱告,為了別人禱告是更多的,牧師一天至少禱告三個小時以上。
並且寫七十封信件來給予指針、回覆;
一天寫一首詩,寫下十個以上的箴言;
一天只吃一頓飯,並慢跑五公里、肌肉伸展數百次;
三天畫一幅畫、寫下信仰哲學的書法字帖;
一週寫出兩篇證道話語稿,定期地創作新的讚美歌曲。
實在無法想像牧師已經是超過七十歲的人,依然還是每天敬虔地來到聖三位面前獻上禱告,且不斷追求自己的想法能更提升水準地來服事聖三位。

攝理教月明洞自然聖殿

媲美金氏世界紀錄的驚人之舉

我正在攝理教會聚會,我從沒有親眼看過鄭明析牧師,但因著牧師所教導的話語,讓我感受到信仰的滋味、以及找到了人生前進的方向與力量。很多人跟我一樣,在這些年中,都因著牧師的教導認識了 神,體會到 神在自己一生中了不起的計畫。
就像眼所不能見的網路,連上網路、通訊時能夠感受到一般;
雖然沒有親眼地看到牧師本人,但因著證道的文字,我的人生被轉變了,這成為了我生命中最感謝的事情,這也是數萬人共同的生命經歷。很感謝即使喪失了自由的牧師,依然的在所處的位置上,每天持守自己的信仰,實踐聖經的教導來生活。若不是牧師這些年當中不間斷的證道話語以及信件,我的人生至今還在世上大海徬徨而忙碌地生活著。

與你分享,每天付出生命為天而活的鄭明析牧師的人生。

羅馬書1章16節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攝理教鄭明析

「身處監獄的鄭明析,都做什麼?」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