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福智青年我選擇攝理教會

我曾經參加過福智青年的青年領袖營(大專青年生命成長夏令營),當時福智就有提到關於人有靈魂的內容,然後給我們看一些書籍(我所見過的靈界、死亡九分鐘、不說再見的靈魂、靈魂實驗、天外有天等書籍),後來因為我特別想要瞭解,所以還有參加了福智青年的大專班,我蠻好奇看不見的世界,對於靈魂很有興趣,但是福智教導很有限,只有書籍提到一些異於常人的表現而已。

福智青年所提倡的「有機文化」愛地球,或者一貫道中的六祖壇經,要叫人提升想法進而影響靈魂。或者是時下流行的各種算命、生命藍圖,還是「菩提道次第廣論」等,我都覺得沒有辦法讓我很好的瞭解靈魂。持續參與福智好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解開我的疑惑,甚至因為很想一探究竟的關係,我一度考慮想要出家。

在福智青年時,我生平第一次完整讀完一整本課外書,那是史威登堡所寫的「我所見過的靈界」,我越看這本書、越對於靈魂的世界感到好奇,但是福智青年解答我的疑惑,不過若不是有這樣的書籍存在,就不會使我有想探索另一個世界的衝動。

就在忙碌的18歲前夕,在研討會、講座、營隊、考試、認證,以及五專畢業專題的轟炸之餘,我同時也接觸了攝理教會,我會抽空到教會參加活動,以及持續地學習著聖經。過去我所困惑、好奇,沒有人能解答的疑問,透過正確地學習聖經,被一一解答了。

2009年,我在人生轉捩點中開始接觸攝理(或稱為攝理教會),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一個美好的18歲 :)

佛祖也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在攝理教會找到答案

我非常討厭教會

我非常討厭教會,以前有很多去教會不好的經驗,導致我很討厭聽到教會,看到上教會的人,就像是看到直銷一樣討厭。

還記得一次是感恩節,家裡附近的教會邀請我去那裡烤肉,但是烤肉都還沒吃到,就叫我悔改罪,叫我讀聖經。我當時對於信仰一點興趣也沒有,家裡的信仰也只是敷衍地跟著罷了,畢竟以前只對電腦遊戲有興趣啊……。

在看到教會就躲避的狀況下,在我還是五專生時(2009年),第一次接觸到攝理(或稱攝理教會)是在捷運上,他們沒有直接跟我提到聖經(攝理的30個論),所以其實我不太知道他們是教會(更不知道是攝理教會)。同一時間,我也報名了福智青年的青年領袖營(大專青年生命成長夏令營),當時在營隊學關於靈魂的知識,以及一些佐證的書籍,例如:我所見過的靈界、死亡九分鐘、不說再見的靈魂、靈魂實驗、天外有天……等書籍。發現自己對於看不見的世界相當地好奇,我很想瞭解靈魂,但是福智教導卻很有限,只有書籍上的前人經驗作為例子,後來參加福智的大專班研讀經典「菩提道次第廣論」,也依然沒有解開我的困惑。
我想要有更清楚的說明,但研討班只是人與人之間討論而已,沒辦法突破個人想法的界限與層次。我覺得念經、迴向、吃祭祀食物並不是答案,只是一種無意義地盲目,越學習使我越發鬱悶,還是找不到我想要答案。

把時間交託給 神來管理

我人生中第一本最認真看的書是「時間管理」,在閱讀這本書時,攝理教會的哥哥們邀請我參加一堂關於「時間管理」的課程,當時正值非常想改變自己的時候,不想再繼續與電腦為伍、不想再度過頹廢的生活。基於對陌生人的戒備心,雖然對於課程有興趣,但一度想要留下假資料給對方,不過因為我快要下捷運了,慌忙中沒有思考太多我還是留下電話了。
(幸好我留了真的電話,所以那之後他們就開始跟我聯絡。)

說也奇怪,攝理教會不會讓我有過去以往對於教會那種厭惡的感覺,不會強迫我一定要參加什麼活動或相信些什麼。快滿18歲的我正忙於許多活動(研討會、講座、營隊、考試、認證……等等),以及忙碌於五專的畢業專題,時間格外的緊湊,因此久久才去攝理教會一次。

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接觸攝理、持續地上教會學習,這裡牧師所教導的內容解開了我對於人生、對於靈魂的疑問。
不論別人如何看待攝理教會、如何稱呼我們,現在回想起來,我依然覺得那真是個美好的開始 :)

[親身經歷]我的孩子陷入攝理教魔爪!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那天是學校規定英文能力檢定的日子,我人無法待在教會陪家人,發生這種事比起生氣更是擔心對方的狀況,家人擔心我在不瞭解的情況下做選擇,我擔心家人在資訊不正確的情況下誤解教會。
「媽媽,不是妳想的這樣,聽我說……。」「兒子,你怎麼做這樣的決定?」

心情被影響了那麼多,自認為自己英文檢定一定考不好的,好幾次心想乾脆翹掉考試好了,不過禱告中得到感動,要我放心地去考試,反正事實就跟網路上的資訊「不一樣」,也沒什麼好再插嘴解釋的。
考試後再回到教會時,就看到家人們跟教會的哥哥姊姊們輕鬆地聊著天,媽媽紅著眼眶剛哭過,回家時就連平時憤世忌俗地姊姊也改口說:「我呀,我自己是對基督教沒興趣啦,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好好的走吧,家人是很擔心你受騙,之前才說出那些話的。」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會

延伸閱讀:何謂攝理?

攝理教大學生給家人的分別信

這是我(寫信者)大二時在出國參與國際志工時,寫給母親的一封信:

國中有一位生物老師在課堂上分享:「從未來來看現在,一切的安排都是對的,那麼為什麼有人會失敗呢?因為在那當下你不願意接受那安排。」我真的忘記那位老師的名字、平日教導的內容、我在這門課的課堂表現(好像很差),但是這句話,即便在我還沒來到教會之前,我就一邊走過每個人生階段一邊驗證這段話。

這句話是對的。

我想到小學一、二年級的中午放學時,媽媽常常因為忙於工作而忘記來載我,有時遲了半個小時、甚至更晚,媽媽來時總會罵我很笨、都不會打電話、只枯等,每次都被罵得臭頭。
後來一次又一次,我開始帶電話卡、電話卡沒錢的時候,媽媽教我要和愛心商店借電話……等等。

當下真的很傷心,明明孤單等待的人是我,但為什麼每次總是我被罵呢?

不過現在真的覺得我所擁有那獨立的特質,是我在同輩當中找也找不到,別人想栽培也栽培不出來的。
我相信這樣的安排是對的,而且我也為小學這段故事獻上感謝了,神並不只是看中我有沒有領受福音、成為基督徒而已。
祂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裡面都確實的引導了我,祂階段性的引導我來改變。

月明洞攝理教會
大二已經結束了,雖然下學期成績有好一點,但大二成績真的表現不好,我現在回想起大二的恐怖生活,真的很痛苦耶,光是回想,身體就會感受到壓力。大二上每個禮拜都要一兩天要熬夜看日出,忙社團的事物又有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紛爭要處理,且又想在教會學習話語、學習各式各樣的技能。

但現在都走過來了,過程中丟掉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會覺得辛苦,一路走過來了。
我覺得神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要栽培的部分,以前也是,現在要去做國際志工也是,自己也抱著忐忑的心情出發的,但神都一定會引導的,鄭明析牧師總是這樣教導我們,凡事一定要交託給神。

請您放心吧,我是很幸福的人,我要成為讓人幸福的人,這是我的夢想。
桃園機場

你的孩子上教會嗎?小心去到攝理教會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

攝理教會月明洞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攝理教會月明洞

[一探究竟]人稱最荒淫的邪教「攝理教」的真面目是?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攝理教會月明洞自然聖殿
網路上的謠言,很難用三言兩語來解釋,不過人的『行為』是騙不了人的。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月明洞踢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