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會信徒:感受到耶和華 神的動工是無法騙人的

以下內容是我在拜訪韓國各教會時,回答一位小學六年級資優生的內容,雖然他已經跨修高中的內容,非常的聰明、優秀,但對於感受 神依然感到困惑、懷疑聖三位的存在。

感受到 神的方法
我去過許多宗教但是沒有得到過任何回應,但我總願意去嘗試,所以來到教會我也試著禱告,實際得到了回應。後來我也試著按照攝理教會的話語去做。有一天,連我自己都察覺得到我的改變,我與同學相比顯得更成熟。我開始思考 神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位存在,為什麼其他宗教沒辦法辦到的卻在我身上發生了。與聖三位見面的感覺,使我能夠感受到祂總是陪伴在我身邊垂聽我的禱告,時常引導幫助我,在這個過程中我找到專屬於我與 神之間一對一溝通的方式。另外鄭明析牧師時常教導我們,耶和華 神的回應有時如同風吹過臉頰,如果沒有特別去注意就會感受不到,唯有集中感受 神的時候,那感覺就會特別明顯且強烈。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我沈迷於電動時就聽不太到家人在叫我,這並不代表沒有人叫我,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在教會時我們要學習如何時常專注在耶和華 神身上,要找出自己與 神之間相通的方法。很感謝鄭明析牧師除了透過話語來教導我們之外,也透過行為,他自己親身實踐的例子來分享判斷 神動工的方法,使我非常有實體感。

關於上教會的觀念
這位資優生有上教會,但是我不希望他只是上教會,很多人上教會都神遊象外,那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所以還跟他分享了聖經三十個論中的『人類論』,這是關於認識人類靈魂體的內容,靈跟肉體一樣都喜歡跟同類型的人在一起(俗稱物以類聚),所以當我們喜歡罵人、打人或生氣等等,我們的靈也會這樣,所以死後我們的靈就會去到那樣的靈界,跟喜歡生氣的人在一起。所以不單只是上教會而已,我們都要學習耶穌的樣式,這樣一來我們就會跟著耶穌去到鄰近天國的地方。但是大部分教會都只教導「相信耶穌就可以進天國。」其他都是附加的,所以不用特別再去做什麼。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其實不管有沒有信仰,都要修造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這才是真理。在攝理教會中,我學習到要如何以 神為中心來度過生活,然後在 神裡面按照各自的特質將自我的價值發揮到極致。實際上我自己就經歷了恢復價值的過程,這是連我自己都無法否認的過程。我以前每天都跟人打架,家人只希望我不要混幫派與吸毒,現在的我瞭解過去做的這些事情有多麼踐踏自己,因為不了解自己以及家人價值,甚至還騙了同學,謊稱家人的職業,想在朋友面前裝模作樣。現在想起來覺得非常愚蠢,但這就是我的成長歷程。現在很多人都說我非常有魅力,但是我明白這一切是怎麼來的,不是隨著年齡的增加就可以改變的,成長後再看到許多年紀比我大的人,雖然他們年紀比我大但是很多事情卻像小孩子,這一切使我更加深信人是需要透過學習來修造的。

攝理教會信徒在韓國各教會的信仰告白

這是在我拜訪韓國各教會的期間,教會的弟兄姊妹針對我的訪談,我以英文來回答,他們紀錄後再翻譯成韓文,我將其整理在一起,希望能幫助到正在學習信仰的人。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關於年輕人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為什麼你願意花時間在教會?
Every young people have many interesting thing, why you want to spend time on church?
Q. 대부분의 청년들은 세상적인 즐거움을 찾습니다. 왜 당신은 하나님께 초점을 맞추고 있습니까?

我也很喜歡許多有趣的事情,在我小時候為了打電動我可以不吃飯睡覺,但我接觸教會後,我學習到很多專長,並讓我找到人生的價值,進而想把我的價值發揮到極限。
i also like many interesting thing like other young people. i didn’t want to sleep and eat, because i want to do manything on the game. but i learn more real skill and get more ability in the church. i understand the value of human in the church, so i want to max use the value of human of me.
저도 다른 청년들처럼 세상적인 즐거움을 좋아합니다. 예를 들어, 어릴때 저는 게임을 하느라 자는것도, 먹는것도 하지않고
하지만 교회에 갔을때, 저는 그 곳에서 많은 가능성과 실제적인 능력을 배울 수 있었습니다. 저는 교회에서 인간의 가치에 대해 알 수 있었고, 인간인 제 자신을 최대치로 사용하고 싶었습니다.

很多人因為來到教會後沒有得到想要的所以不喜歡來教會,但是我因為來到教會我覺得我的能力變強了、可以做更多的事情,這讓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i figured. Many people didn’t want to go to church because they didn’t get something in the church. but i get more and more thing, ability and skill what give me more by the church.
하지만 저는 교회에서 성경을 통해, 하나님을 통해 더 많은 능력과 가능성을 얻었습니다. 대부분의 사람들은 교회에서 얻을 것이 없다고 생각해서 가고싶어하지 않는 것 같습니다.

如果只是打電動,可能我在某個遊戲很成功,但是只要沒有跟我一起玩同一個遊戲,那他根本不了解我有多厲害。不過在教會學習後提升自身的能力,這是共通的,不會因為換一個地方就要重新來過。
i play a game to the top level, but that just a game. maybe someone play another game, and they didn’t care i play the game to the top. but the skill and ability what i lean from the church can use on anywhere.
제가 게임을 해서 가장 높은 레벨로 올라간다고 해도 그건 게임일 뿐입니다. 만약 누군가 다른 게임을 한다면, 나의 게임은 아무런 의미가 없게 됩니다. 하지만 내가 교회에서 얻은 것들은 어디에서든 사용할 수 있습니다.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雖然我現在還是很喜歡玩遊戲,但是比起遊戲我覺得跟 神學習是更有趣的,是更實在的。
so i also like play game now. i also play game or other interesting thing. ex, movie, music…etc. but if i want to choice church and another one, i will choice to learning by the church first. it’s more real and practical.
저는 물론 지금도 게임을 좋아합니다. 게임 외에도 다른 재밌는 것들이 많습니다. 예를 들어 영화, 음악 등등. 하지만 교회와 다른 것 중 선택을 한다면. 저는 교회에서 배우는 것을 우선적으로 선택할 것입니다. 그것은 보다 현실적이고, 실제적인 것입니다.

一方面英文很爛且時間不多,所以分享的很簡短。以上的分享只是起頭,更重要的是我在攝理教會中體會到關於人類活著的價值。

後來他們邀請我跟他們的子女見面,其中一次我分享到關於感受神的方法,針對一位才小學六年級,已經在閱讀高中內容的資優生,他不太相信 神的存在,所以我分享了我在攝理教會所學習到的一切,並且分享我如何實踐後感受到的部分。以及他還問我許多關於聖經的問題。

延伸閱讀:感受到耶和華 神的動工是無法騙人的

離開福智青年我選擇攝理教會

我曾經參加過福智青年的青年領袖營(大專青年生命成長夏令營),當時福智就有提到關於人有靈魂的內容,然後給我們看一些書籍(我所見過的靈界、死亡九分鐘、不說再見的靈魂、靈魂實驗、天外有天等書籍),後來因為我特別想要瞭解,所以還有參加了福智青年的大專班,我蠻好奇看不見的世界,對於靈魂很有興趣,但是福智教導很有限,只有書籍提到一些異於常人的表現而已。

福智青年所提倡的「有機文化」愛地球,或者一貫道中的六祖壇經,要叫人提升想法進而影響靈魂。或者是時下流行的各種算命、生命藍圖,還是「菩提道次第廣論」等,我都覺得沒有辦法讓我很好的瞭解靈魂。持續參與福智好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解開我的疑惑,甚至因為很想一探究竟的關係,我一度考慮想要出家。

在福智青年時,我生平第一次完整讀完一整本課外書,那是史威登堡所寫的「我所見過的靈界」,我越看這本書、越對於靈魂的世界感到好奇,但是福智青年解答我的疑惑,不過若不是有這樣的書籍存在,就不會使我有想探索另一個世界的衝動。

就在忙碌的18歲前夕,在研討會、講座、營隊、考試、認證,以及五專畢業專題的轟炸之餘,我同時也接觸了攝理教會,我會抽空到教會參加活動,以及持續地學習著聖經。過去我所困惑、好奇,沒有人能解答的疑問,透過正確地學習聖經,被一一解答了。

2009年,我在人生轉捩點中開始接觸攝理(或稱為攝理教會),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一個美好的18歲 :)

佛祖也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在攝理教會找到答案

我非常討厭教會

我非常討厭教會,以前有很多去教會不好的經驗,導致我很討厭聽到教會,看到上教會的人,就像是看到直銷一樣討厭。

還記得一次是感恩節,家裡附近的教會邀請我去那裡烤肉,但是烤肉都還沒吃到,就叫我悔改罪,叫我讀聖經。我當時對於信仰一點興趣也沒有,家裡的信仰也只是敷衍地跟著罷了,畢竟以前只對電腦遊戲有興趣啊……。

在看到教會就躲避的狀況下,在我還是五專生時(2009年),第一次接觸到攝理(或稱攝理教會)是在捷運上,他們沒有直接跟我提到聖經(攝理的30個論),所以其實我不太知道他們是教會(更不知道是攝理教會)。同一時間,我也報名了福智青年的青年領袖營(大專青年生命成長夏令營),當時在營隊學關於靈魂的知識,以及一些佐證的書籍,例如:我所見過的靈界、死亡九分鐘、不說再見的靈魂、靈魂實驗、天外有天……等書籍。發現自己對於看不見的世界相當地好奇,我很想瞭解靈魂,但是福智教導卻很有限,只有書籍上的前人經驗作為例子,後來參加福智的大專班研讀經典「菩提道次第廣論」,也依然沒有解開我的困惑。
我想要有更清楚的說明,但研討班只是人與人之間討論而已,沒辦法突破個人想法的界限與層次。我覺得念經、迴向、吃祭祀食物並不是答案,只是一種無意義地盲目,越學習使我越發鬱悶,還是找不到我想要答案。

把時間交託給 神來管理

我人生中第一本最認真看的書是「時間管理」,在閱讀這本書時,攝理教會的哥哥們邀請我參加一堂關於「時間管理」的課程,當時正值非常想改變自己的時候,不想再繼續與電腦為伍、不想再度過頹廢的生活。基於對陌生人的戒備心,雖然對於課程有興趣,但一度想要留下假資料給對方,不過因為我快要下捷運了,慌忙中沒有思考太多我還是留下電話了。
(幸好我留了真的電話,所以那之後他們就開始跟我聯絡。)

說也奇怪,攝理教會不會讓我有過去以往對於教會那種厭惡的感覺,不會強迫我一定要參加什麼活動或相信些什麼。快滿18歲的我正忙於許多活動(研討會、講座、營隊、考試、認證……等等),以及忙碌於五專的畢業專題,時間格外的緊湊,因此久久才去攝理教會一次。

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接觸攝理、持續地上教會學習,這裡牧師所教導的內容解開了我對於人生、對於靈魂的疑問。
不論別人如何看待攝理教會、如何稱呼我們,現在回想起來,我依然覺得那真是個美好的開始 :)

[親身經歷]我的孩子陷入攝理教魔爪!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那天是學校規定英文能力檢定的日子,我人無法待在教會陪家人,發生這種事比起生氣更是擔心對方的狀況,家人擔心我在不瞭解的情況下做選擇,我擔心家人在資訊不正確的情況下誤解教會。
「媽媽,不是妳想的這樣,聽我說……。」「兒子,你怎麼做這樣的決定?」

心情被影響了那麼多,自認為自己英文檢定一定考不好的,好幾次心想乾脆翹掉考試好了,不過禱告中得到感動,要我放心地去考試,反正事實就跟網路上的資訊「不一樣」,也沒什麼好再插嘴解釋的。
考試後再回到教會時,就看到家人們跟教會的哥哥姊姊們輕鬆地聊著天,媽媽紅著眼眶剛哭過,回家時就連平時憤世忌俗地姊姊也改口說:「我呀,我自己是對基督教沒興趣啦,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好好的走吧,家人是很擔心你受騙,之前才說出那些話的。」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會

延伸閱讀:何謂攝理?

攝理教大學生給家人的分別信

這是我(寫信者)大二時在出國參與國際志工時,寫給母親的一封信:

國中有一位生物老師在課堂上分享:「從未來來看現在,一切的安排都是對的,那麼為什麼有人會失敗呢?因為在那當下你不願意接受那安排。」我真的忘記那位老師的名字、平日教導的內容、我在這門課的課堂表現(好像很差),但是這句話,即便在我還沒來到教會之前,我就一邊走過每個人生階段一邊驗證這段話。

這句話是對的。

我想到小學一、二年級的中午放學時,媽媽常常因為忙於工作而忘記來載我,有時遲了半個小時、甚至更晚,媽媽來時總會罵我很笨、都不會打電話、只枯等,每次都被罵得臭頭。
後來一次又一次,我開始帶電話卡、電話卡沒錢的時候,媽媽教我要和愛心商店借電話……等等。

當下真的很傷心,明明孤單等待的人是我,但為什麼每次總是我被罵呢?

不過現在真的覺得我所擁有那獨立的特質,是我在同輩當中找也找不到,別人想栽培也栽培不出來的。
我相信這樣的安排是對的,而且我也為小學這段故事獻上感謝了,神並不只是看中我有沒有領受福音、成為基督徒而已。
祂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裡面都確實的引導了我,祂階段性的引導我來改變。

月明洞攝理教會
大二已經結束了,雖然下學期成績有好一點,但大二成績真的表現不好,我現在回想起大二的恐怖生活,真的很痛苦耶,光是回想,身體就會感受到壓力。大二上每個禮拜都要一兩天要熬夜看日出,忙社團的事物又有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紛爭要處理,且又想在教會學習話語、學習各式各樣的技能。

但現在都走過來了,過程中丟掉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會覺得辛苦,一路走過來了。
我覺得神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要栽培的部分,以前也是,現在要去做國際志工也是,自己也抱著忐忑的心情出發的,但神都一定會引導的,鄭明析牧師總是這樣教導我們,凡事一定要交託給神。

請您放心吧,我是很幸福的人,我要成為讓人幸福的人,這是我的夢想。
桃園機場

你的孩子上教會嗎?小心去到攝理教會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

攝理教會月明洞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攝理教會月明洞

[一探究竟]人稱最荒淫的邪教「攝理教」的真面目是?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攝理教會月明洞自然聖殿
網路上的謠言,很難用三言兩語來解釋,不過人的『行為』是騙不了人的。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月明洞踢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