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是暴力與淫亂的團體嗎?一切謠言的起因是「他們」

攝理教會很暴力?專門傳道女生?

在這十幾年中,持續抹黑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將教會貼上攝理教、JMS邪教等標籤的金O亨先生與他所組織的反對團體,他從1999年開始便利用媒體與社會輿論,搭配法律訴訟的方式,試圖從宣教會本身取得大量的金錢。當時有一起教友間因衝突產生的暴力事件,他向電視台與警察局投訴,稱那是一件「綁架事件」。後來他與電視台合作製作專題,將未經證實的內容直接報導出來,用「鄭明析總裁是在性方面有問題的宗教領導人」的角度來進行報導。

將1995年的主日禮拜主題「感謝的生活」證道中:「生命的十一奉獻、十人當中傳道一人吧!」這句話的語音進行調整,讓人無法聽清楚,並在字幕寫上「每個人要傳道一個女生」。不僅如此,在當時播放的內容中,不論是教會的禮拜、各式活動,現場明明男、女生都有,不過畫面卻將有男生的鏡頭全數剪除,導致收看者產生錯誤的印象。後來法院做出裁決,規定:「金O亨先生等人,不可擅自撰寫及提供不實資料至媒體電台。若要預先告知的內容,必須要在播放前48小時提出,而且要確保總節目的5%是可以進行反論報導。若違之,則必須按件數來賠償3,000萬圜。」教會依照金O亨的要求支付和解金,讓事情逐漸落幕。

中國跆拳道事件與反攝理團體

這次的經驗讓金O亨嚐到了甜頭,想要再次營造更多的新聞事件、法律訴訟,藉此向教會要脅:「只要給我更多和解金,就會息事寧人。」後來在2006年發生新的風波,一群自稱「反攝理教的團體——Exodus」的人,提出刑事訴訟來指控鄭明析牧師。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的領導人竟然就是金O亨,以下稱其為Exodus的領導人——「金會長」。

幾位自稱在中國遭受牧師侵害的女性召開記者會,於此同時金會長他私底下又向宣教會索取高達20億圜的和解金。同年4月4日,聲稱自己是受害者的兩名女性在中國醫院進行診斷,報告顯示:「無任何異常、無任何被性強暴的痕跡可尋」。在4月8日時韓國警察醫院為了確認被害者的狀況而進行診療,同樣無任何遭到性強暴的痕跡、甚至連處女膜也毫髪無傷。但記者會上她們卻說自己:「嚴重受到性強暴而導致無法走路、傷口太深致使子宮出血。」經由法庭審理之後,事實與陳述內容的完全相反。

對方要求20億和解金的通聯紀錄

審理過程中有許多疑點,讓人不得不猜測兩女與金會長做偽證的可能性。明明在中國醫院檢查時兩人沒有任何外傷,但是她們回韓國在醫院檢查時卻發現了0.5公分的裂傷,被認為是本人蓄意所為,其中一人還稱:「我遭到性強暴時,因為腸道遭到強制灌水而導致腹部嚴重膨脹」,但醫師在法庭上證實,從醫學層面來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張姓女子也向法院澄清,自始自終她們都是做偽證,對檢警的陳述完全翻供、否認遭害。法院強調「證人陳述若和起訴內容不相同,會以誣告名義受罰」對方明確表達:「我願意受到處份,事實上我並沒有遭到任何性強暴。」另一人也同樣表明:「我是受Exodus唆使,進行了不實的起訴。」

對方寫給鄭明析牧師的悔過書

這數十年中金會長雖然曾經數次寫下悔改與道歉的信件給鄭明析牧師,內容提及:

「目前為止讓您遭受誤會、致使名譽毀損及羞辱您的部分,真心地向您悔改。在過去的6年期間中,我和Exodus會員誤會您、毀損名譽以及羞辱的部分,再次向您深表歉意。」

但是他在寫信的同時,繼續向宣教會索取高額的和解金,牧師提筆回信的內容中寫到:

「在過去的6年中,你帶給我各種痛苦、那傷害的程度甚至擴及全世界的地步。而且,依你看來,你不認為我是一個壞人。你如此說了之後,又伸手索取金錢,這只會讓我更陷入深思當中。」

鄭明析牧師給金會長的回信

金會長總是利用「自訴罪」來導演「主張自己是受害者」的人,讓他們起訴宣教會、接著索取和解金,再利用「未經受害人同意不得進行處罰」的制度來撤告,從中獲得大量的金錢,他本人後來也陷入在詐欺罪的官司之中,他的言行與他帶領的團體都值得讓人重新檢視。

利用不真實的影像來製造社會輿論

另外由他們所提供的影像資料,被發現是蓄意合成的,他們將牧師與教友見面的影像和自己排練好的影像剪輯在一起,兩個拍攝的時間不同,仿造的片段中鄭明析牧師並未入鏡。影像提供者曾經在教團擔任過事務局長,在會眾中是人盡皆知的聖職者,如今卻成為了詆毀教會的人,他聲稱自己過去被鄭明析牧師矇騙,如今要出來揭露真相。
然而他的立意並不良善,過去他就曾向教友聚斂數十億資金來為自己買地、做生意等,他曾犯下的詐欺行為,導致教會遭害,這些部分教會都一一給予原諒、既往不咎。後來他所經營的醫療集團又與教會發生金錢的糾紛,雙方進行了法律訴訟,以和解做收。他事後與教會切斷關係,與金會長合作協助捏造虛假的資料,讓自己也陷入在訴訟之中,調查中被發現他現在所任職某禱告院副院長一職、該教會牧師身份皆是他花費了三百萬圜所買下的冒牌職位。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表示:

「在判決的過程中,絲毫沒有人反應鄭明析牧師的立場,反而都是那些容易成為社會焦點的被害者主張。因此不得不讓人感到惋惜並深感冤枉。同時間,昔日如弟兄般相處的前任事務局長卻聲稱要將不利攝理的影像公諸於世,這如同對著受傷的腳背再補一刀的立場,真的是無法言喻的悔辱。」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到底為誰背負十字架?
(中文翻譯)

最終這些錯誤的報導、社會輿論的壓力,不論牧師在法庭上再怎麼樣的澄清、提出有力的證據,根本不被採納,連法官本人也受到輿論的影響,做出有失公允的判決。這些細節都在民政月刊的記者,於2012年獨立調查後做出平衡報導中被揭露出來,許多媒體也開始一一探究過去新聞事件的真相,即便如此這些惡意的聲浪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如今鄭明析牧師於2018年2月出獄,牧師被剝去的十年自由再也無法挽回。但留在社會大眾腦海中的錯誤形象,應該要得到更正,藉此恢復牧師的聲譽,並讓大眾了解到金O亨會長與反攝理教團體的惡劣行為。

參考新聞:
攝理教會以耶穌為中心來聚集
(中文翻譯)
鄭明析總裁的判決與被掩蓋10年的真相
(中文翻譯)
被掩蓋十年的真相,S電台舉發性節目的虛偽內幕
(中文翻譯)

鄭明析十年刑期生活的真相,不要用輿論來抹黑司法與正義

2013年朴範界議員利用新聞媒體控告鄭明析牧師,根據網路、社會輿論,聲稱牧師在監獄中利用宗教領導人的身份,接受獄方特別的待遇。其中內容提到,鄭明析牧師濫用保外就醫的管道,在四年中到監獄外就診17次,並且利用此機會與教友們聯絡;與律師見面時,用錄音錄製證道內容,對外發聲;在獄中度過奢華的生活。

對此法務部調查後作出說明,雖然針對全體收容人保外就醫的年平均是0.5次,但對於受限監內醫療設備,不得不到監外就診的人來說,鄭明析牧師罹患慢性牙周病而保外就醫的狀況並沒有任何疑問,次數與就醫過程一切都按照程序來執行。另外在會面過程中,是不可能在被監方注視的情況下進行錄音。法官確認後,鄭明析牧師是以書信方式寄出證道內容,且在宣教會網站上使用的證道內容,皆是由信徒們製作後上傳的。

議員這些未經查證的指控,造成各家新聞媒體爭相報導,以「獄內、特惠、疑雲」等字眼來曝光,不僅是抹黑鄭明析牧師與他帶領的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全體教友的形象,同時也是以議員的身份在挑戰監方體制的完整性。

參考新聞:朴範界議員控告鄭明析獄內特惠疑雲, 法務部澄清「無此事。」
(中文翻譯)

過去也有數次民間團體、媒體,使用錯誤的字眼來敘述,例如過去鄭明析從中國返回韓國時,媒體使用「被中國公安遣返回國」;出國被稱為「偷渡」;教友的見面稱為「女信徒獻身」。實際上鄭明析牧師性侵犯嫌疑經檢調查明,確認為無罪嫌,且經檢調比對調查後,牧師的國外行程皆為正常入境、獻身部份之亦獲無罪嫌之處分,經調查後皆要求媒體做出更正報導。因此如再提及關於牧師在監獄十年中不實、負面的報導,應該要確實求證之後再提出,監獄是個不對外公開的地方,聳動的文字與論點會令聽的人留下錯誤的印象,甚至在腦中經由自行想像後,造成社會大眾不必要的恐慌。教友在上教會的過程中,也因為這樣的輿論,被貼上錯誤的標籤、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是基督教派之間的衝突、不諒解。但牧師的教導一直以來都是讓人要秉持著聖經的真理,將話語落實在生活中的每一刻,透過十年中牧師在獄中與教友來往的書信、他所寫下的證道文字稿,這些一筆一畫親手所寫的內容,都是牧師努力地度過信仰生活的確據。

鄭明析牧師話語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相關報導之更正報導文
(中文翻譯)

一窺攝理教會三十個論:撒旦論

關於如何治理撒但以及撒但動工的方法
在教會中常常提到撒但的動工,其他教會的教友們通常都感到很沮喪,因為沒有解決辦法,只能禱告交託給 神,這樣也沒錯,只是除此之外還有屬於我們個人責任分擔的部分。攝理教會中教導很多對付撒但的方法。其他教會教友在跟我訴苦的時候(不是我特別厲害才跟我訴苦,而是我們都互相見證信仰與生活遇到的困難時提到的),我就跟他們分享關於攝理教會三十個論中教導關於撒但的內容,以及對付的方法。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撒但通常都是給人負面、錯誤的想法,透過擁有錯誤想法的人來動工,所以我們要更多的向 神學習並修造自己,藉此讓撒但沒辦法透過我們來作惡。當自身的層次提高的時候,甚至能夠影響被撒但的人,特別是正確學習撒但動工法則的人,就更容易治理撒但給我們的負面想法,如:猜忌、嫉妒、憎恨、缺乏愛……等等。當我試著克服這些負面、錯誤的想法時,不只得到越多祝福,在生活中也比較能夠管理自己的情緒、比較不會被心情牽著鼻子走,很多人喜歡把問題歸咎於水星逆行、八字犯沖等原因,千錯萬錯都是別人、大環境的錯,撇清自己的責任。
撒但總是透過許多負面想法來攻擊,如果你有辦法管理自己,不受到其影響,等於是把撒但關起來,因為撒但不能夠再透過你做些什麼。這也是實踐 神的話語,將其當成守護自己的工具。

延伸閱讀:攝理教會信徒在韓國各教會的信仰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