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會讓女生找回神賦予的平等與自主


女權從二十世紀初興起,將近一百年的時間才逐漸擺脫重男輕女的體制,社會走向兩性平權的時代,時至今日女性有機會被人民認定選為國家領導人,社會的氛圍有很大的轉換。在過去基督教會中,認為女性應該要結婚、不擔任聖職、不牧養教會的背景下,鄭明析牧師從開展教會以來,用能力來衡量一個人的適任與否,不以生理的差異做限制。針對在教會中願意終身不婚,專心為了主的事工來努力的人,不論男女,樹立面談與輔導的機制,結婚並不是幸福唯一的途徑,男生與女生雖然特質不同,但出任聖職同樣可以展現基督的香氣與牧者的風範。

馬太福音19章12節 耶穌提到一生不婚奉獻給教會的人
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

至今仍有些限制女性的教會,傾向聖職、各項事工主要都由男性來負責,這一說法是參考使徒保羅書信中提及:「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章12節)」然而這是有過度詮釋該經節的疑慮,對照前後文,保羅強調了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不應該離開自己的本位,同時也提到丈夫要扮演的角色,夫妻都一樣,得在鞏固家庭的基礎上才能擔任監督與執事,不應該本末倒置。
佐證的經文是哥林多前書11章中,保羅提到女性在證道與禱告時儀容要注意的部分。假使女性不應證道、出任聖職,那麼保羅根本不必提到這些證道注意事項。此外聖經中女先知戶勒大、士師底波拉……等等,就連過去傳統禮教保守的古代,並沒有因為是女性就不能領受從神而來的默示、無法擔任以色列的領導者。


在兩性平權落實的現在,不以性別為評斷能力的標準似乎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許多教派也正逐漸地走向開放與自主。但對於二十世紀末帶領教會的鄭明析牧師來說,卻遭受到既有的保守派質疑,有心人錯誤的引導社會輿論,用冒犯的觀點質疑攝理教會中的女性。

就像科技會隨著時代進步一般, 神也從未停歇地引導人走向更理想的未來,本著聖經的綱要與精神,面對社會的風氣與大眾價值觀的轉變,不要只是流於批判與抗拒,應該要優先思想聖三位的旨意與信仰人的本位,該與時俱進、該堅持的部分應該要釐清。鄭明析牧師在開展教會初期,就秉持著基督的精神,不以身份、年齡、性別,比起指責年輕人的不足、缺失,更是大大的給予年輕人栽培,不要限制每個人的可能性。很多時候人們會過度地呈現缺點,而讓事情流於抱怨、批判,而忽略了教導與解決問題的重要性。

小資女在攝理教會的親身經歷

首先,感謝 神讓我來到聖三位親自帶領的歷史中。

初來到攝理教會(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時,家人極力反對,因為他們看了網路上不實的負面文章,擔心自己的女兒會成為無知的受害者。當時,自己尚處在信仰的啟蒙期,無法很好地向家人說明,內心中留下了遺憾。雖然自己的信仰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依然留在了攝理教會中,八年的時間中,自己改變最多的就是想法,從極端的負面思考漸漸轉變成正面、負面思考參半,現在正努力挑戰100%的正面思考。

「想法就是生命。」鄭明析牧師如此教導。

一個人要改變是何等的不容易呢?
教會中的學習,讓我產生了想要改變的心情,雖然過程中有許多掙扎,每當產生想要放棄的念頭時:「不要放棄!要走到底!」腦中牧師這樣的話語,成為使我再次得到力量、重新站起的動力。

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18節
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
因為這是 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每當感到辛苦而產生埋怨的想法時,就以:「不要不平不滿!要感謝!」這話語來警惕自己,並找出值得感謝的事來向 神獻上感謝; 當擔心擔憂充斥於心中時,「交託給 神吧!」這話語會浮現於腦中,而選擇來到 神的面前禱告; 因著工作而焦頭爛額時,會想起「在生活中也要與 神對話」這話語,便透過在內心中與 神對話使自己平靜下來。

鄭明析牧師總是教導關於 神的部分,教導我們如何在生活中愛 神、服侍 神,並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改正自己、造就自己。對我而言,攝理人就是一群很愛 神的人,並且很努力想透過所學習到的話語來造就自己的人。

「每個人都能按照行動的程度無限地提升層次。」
鄭明析牧師如此闡明,聖三位在創造人類時最龐大地祝福。
希望自己未來在攝理能持續學習,並透過不斷地行動而無限地成長吧!


作者:攝理玻璃瓶

[親身經歷]我的孩子陷入攝理教魔爪!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那天是學校規定英文能力檢定的日子,我人無法待在教會陪家人,發生這種事比起生氣更是擔心對方的狀況,家人擔心我在不瞭解的情況下做選擇,我擔心家人在資訊不正確的情況下誤解教會。
「媽媽,不是妳想的這樣,聽我說……。」「兒子,你怎麼做這樣的決定?」

心情被影響了那麼多,自認為自己英文檢定一定考不好的,好幾次心想乾脆翹掉考試好了,不過禱告中得到感動,要我放心地去考試,反正事實就跟網路上的資訊「不一樣」,也沒什麼好再插嘴解釋的。
考試後再回到教會時,就看到家人們跟教會的哥哥姊姊們輕鬆地聊著天,媽媽紅著眼眶剛哭過,回家時就連平時憤世忌俗地姊姊也改口說:「我呀,我自己是對基督教沒興趣啦,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好好的走吧,家人是很擔心你受騙,之前才說出那些話的。」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會

延伸閱讀:何謂攝理?

攝理教大學生給家人的分別信

這是我(寫信者)大二時在出國參與國際志工時,寫給母親的一封信:

國中有一位生物老師在課堂上分享:「從未來來看現在,一切的安排都是對的,那麼為什麼有人會失敗呢?因為在那當下你不願意接受那安排。」我真的忘記那位老師的名字、平日教導的內容、我在這門課的課堂表現(好像很差),但是這句話,即便在我還沒來到教會之前,我就一邊走過每個人生階段一邊驗證這段話。

這句話是對的。

我想到小學一、二年級的中午放學時,媽媽常常因為忙於工作而忘記來載我,有時遲了半個小時、甚至更晚,媽媽來時總會罵我很笨、都不會打電話、只枯等,每次都被罵得臭頭。
後來一次又一次,我開始帶電話卡、電話卡沒錢的時候,媽媽教我要和愛心商店借電話……等等。

當下真的很傷心,明明孤單等待的人是我,但為什麼每次總是我被罵呢?

不過現在真的覺得我所擁有那獨立的特質,是我在同輩當中找也找不到,別人想栽培也栽培不出來的。
我相信這樣的安排是對的,而且我也為小學這段故事獻上感謝了,神並不只是看中我有沒有領受福音、成為基督徒而已。
祂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裡面都確實的引導了我,祂階段性的引導我來改變。

月明洞攝理教會
大二已經結束了,雖然下學期成績有好一點,但大二成績真的表現不好,我現在回想起大二的恐怖生活,真的很痛苦耶,光是回想,身體就會感受到壓力。大二上每個禮拜都要一兩天要熬夜看日出,忙社團的事物又有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紛爭要處理,且又想在教會學習話語、學習各式各樣的技能。

但現在都走過來了,過程中丟掉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會覺得辛苦,一路走過來了。
我覺得神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要栽培的部分,以前也是,現在要去做國際志工也是,自己也抱著忐忑的心情出發的,但神都一定會引導的,鄭明析牧師總是這樣教導我們,凡事一定要交託給神。

請您放心吧,我是很幸福的人,我要成為讓人幸福的人,這是我的夢想。
桃園機場

什麼是攝理?攝理教是邪教嗎?

攝理是出自「左傳」的名詞,原本是代理、治理的意思,相信 神的人是由神來治理、引導自己的人生,所以引申為「 神的旨意」,亞洲的國家普遍都有使用這樣神學名詞的習慣,可以到基督教書局走走,就會看到有不少以攝理為標題的出版品。
英文則是providence,也就是天的旨意,台灣知名的私立大學靜宜大學英文就是Providence University,其為天主教背景的學校。
實質上沒有「攝理教」的用法,至少稱為「攝理教會」,正式官方的名稱是CGM(Christian Gospel Mission)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創辦人為鄭明析牧師,他教導人們如何愛 神信仰、如何度過 神所喜悅的生活,是教導人生方面的老師,因此教友們稱呼他為老師,過去40年教會自韓國開始,發展到海外二三十個國家,足跡遍佈全球。

[一探究竟]人稱最荒淫的邪教「攝理教」的真面目是?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攝理教會月明洞自然聖殿
網路上的謠言,很難用三言兩語來解釋,不過人的『行為』是騙不了人的。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月明洞踢足球

去攝理教會做禮拜,這裡的人都被洗腦了

攝理教鄭明析月明洞

我去的教會,大家所謂的攝理教

在自己上教會的幾年中,攝理教會中有很多專業的即時口譯人員,因此我聽過英翻中、日翻中、韓翻中的證道、信仰見證聚會。不過這樣的福利、國際化的教會資源,對於剛上教會的人就是一大挑戰,畢竟不習慣同時聽兩個語言,另外主日禮拜如果透過國際間的教會直播,幾乎都是有重要的訊息要傳達的時候,這樣的時候內容又會比平時更難,甚至對於沒有基督教背景的慕道友來說,內容更是吃不消。 繼續閱讀 “去攝理教會做禮拜,這裡的人都被洗腦了”

攝理教會的聖餐式在做什麼

第一個「最後的晚餐」:西元33年的一個夜晚

舊約人直到最後都不相信也不跟隨<耶穌>,逼迫他、打他、視他為異端、企圖殺害他。
於是耶穌離開「耶路撒冷」到「外邦」傳揚福音並隱密地將歷史開展出去。
可是猶太宗教人的逼迫卻變本加厲。
如果放著不管,就連會相信並領受救援的人們都無法領受救援、甚至會遭害,局勢已經變成這樣了。 神沒有選擇「消滅惡人和罪人」的方法,而是選擇了「讓救世主代為承受惡人和罪人的罪價死去,如此為所有人開出救援之路」的方法。
於是耶穌又再次回到了逼迫之地「以色列的耶路撒冷」。
可想而知那時耶穌與弟子共進的這頓飯,其實是非常的克難、簡約,僅有葡萄汁與無酵的餅。

參考經文:路加福音22章16~22節
小常識:古代在水資源保存不易,將水果製成酒,是一種很普遍長時間保存飲用水的方法。

聖餐式的意義

聖餐式中有兩個重要的部分,第一個是麵包、第二個是葡萄汁。
前者象徵耶穌基督的身軀,吃下麵包之後要成為主的身軀,遵守主的教導來生活、為主傳達福音。
後者象徵耶穌基督上十字架,犧牲流下鮮血。血象徵生命,主犧牲自己拯救死亡主管圈中的靈魂。
喝下後要與主成為一體,像主救援自己一般,也要用自己的人生來拯救世上的眾生命。

耶穌為弟子洗腳

此外在飯席上還有另外一間值得紀念的事情,那就是耶穌為弟子洗腳的典故。

「洗弟兄的腳」這句話蘊含著幾個含意。
為了讓人們彼此和睦相處並相愛、遮掩弟兄的過錯並幫忙禱告、原諒弟兄的錯誤,也如同幫忙洗腳那般地幫那些讓自己動血氣、惹自己生氣的弟兄洗腳,如此對待所有生命,
耶穌才以「主」的身分、以「夫子」的身分作了榜樣。
不只在<言語>上作了榜樣,也在<行為>上作了榜樣。

領受聖餐的資格與責任

<聖晚餐>是耶穌的肉體活著時,跟弟子們最後的見面。
那是<與救世主之間最後的晚餐>,為了不讓人們忘記耶穌的教導和作為,每年基督徒都會持續透過<聖餐式>來紀念那日子。
雖然現代人無法在「當代那時」參與,但只要是相信並跟隨 神所差來的彌賽亞的人,就應該要記住那時候,下定決心成為「主的身軀」來傳福音,並且要紀念。

身份限定受洗的基督教教友,或是決志信主的人。
且要正確體會是誰支付代價買下屬於死亡中的自己,要體會自己是因著誰而領受救援,要體會<救援主的價值>和<攝理歷史的價值>,正確暸解的人才能領聖餐。

領受聖餐後該怎麼生活呢?

必須絕對相信「他」。<主>以犧牲支付代價買下了自己,今後不再是「自己的身軀」,而是「主的身軀」。
要100%相信並認定<主>,與<主>成為想法一體、行動一體、愛一體,
如此成為<主的身軀>來生活才行。

參考資料:鄭明析牧師聖餐式證道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