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是暴力與淫亂的團體嗎?一切謠言的起因是「他們」

攝理教會很暴力?專門傳道女生?

在這十幾年中,持續抹黑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將教會貼上攝理教、JMS邪教等標籤的金O亨先生與他所組織的反對團體,他從1999年開始便利用媒體與社會輿論,搭配法律訴訟的方式,試圖從宣教會本身取得大量的金錢。當時有一起教友間因衝突產生的暴力事件,他向電視台與警察局投訴,稱那是一件「綁架事件」。後來他與電視台合作製作專題,將未經證實的內容直接報導出來,用「鄭明析總裁是在性方面有問題的宗教領導人」的角度來進行報導。

將1995年的主日禮拜主題「感謝的生活」證道中:「生命的十一奉獻、十人當中傳道一人吧!」這句話的語音進行調整,讓人無法聽清楚,並在字幕寫上「每個人要傳道一個女生」。不僅如此,在當時播放的內容中,不論是教會的禮拜、各式活動,現場明明男、女生都有,不過畫面卻將有男生的鏡頭全數剪除,導致收看者產生錯誤的印象。後來法院做出裁決,規定:「金O亨先生等人,不可擅自撰寫及提供不實資料至媒體電台。若要預先告知的內容,必須要在播放前48小時提出,而且要確保總節目的5%是可以進行反論報導。若違之,則必須按件數來賠償3,000萬圜。」教會依照金O亨的要求支付和解金,讓事情逐漸落幕。

中國跆拳道事件與反攝理團體

這次的經驗讓金O亨嚐到了甜頭,想要再次營造更多的新聞事件、法律訴訟,藉此向教會要脅:「只要給我更多和解金,就會息事寧人。」後來在2006年發生新的風波,一群自稱「反攝理教的團體——Exodus」的人,提出刑事訴訟來指控鄭明析牧師。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的領導人竟然就是金O亨,以下稱其為Exodus的領導人——「金會長」。

幾位自稱在中國遭受牧師侵害的女性召開記者會,於此同時金會長他私底下又向宣教會索取高達20億圜的和解金。同年4月4日,聲稱自己是受害者的兩名女性在中國醫院進行診斷,報告顯示:「無任何異常、無任何被性強暴的痕跡可尋」。在4月8日時韓國警察醫院為了確認被害者的狀況而進行診療,同樣無任何遭到性強暴的痕跡、甚至連處女膜也毫髪無傷。但記者會上她們卻說自己:「嚴重受到性強暴而導致無法走路、傷口太深致使子宮出血。」經由法庭審理之後,事實與陳述內容的完全相反。

對方要求20億和解金的通聯紀錄

審理過程中有許多疑點,讓人不得不猜測兩女與金會長做偽證的可能性。明明在中國醫院檢查時兩人沒有任何外傷,但是她們回韓國在醫院檢查時卻發現了0.5公分的裂傷,被認為是本人蓄意所為,其中一人還稱:「我遭到性強暴時,因為腸道遭到強制灌水而導致腹部嚴重膨脹」,但醫師在法庭上證實,從醫學層面來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張姓女子也向法院澄清,自始自終她們都是做偽證,對檢警的陳述完全翻供、否認遭害。法院強調「證人陳述若和起訴內容不相同,會以誣告名義受罰」對方明確表達:「我願意受到處份,事實上我並沒有遭到任何性強暴。」另一人也同樣表明:「我是受Exodus唆使,進行了不實的起訴。」

對方寫給鄭明析牧師的悔過書

這數十年中金會長雖然曾經數次寫下悔改與道歉的信件給鄭明析牧師,內容提及:

「目前為止讓您遭受誤會、致使名譽毀損及羞辱您的部分,真心地向您悔改。在過去的6年期間中,我和Exodus會員誤會您、毀損名譽以及羞辱的部分,再次向您深表歉意。」

但是他在寫信的同時,繼續向宣教會索取高額的和解金,牧師提筆回信的內容中寫到:

「在過去的6年中,你帶給我各種痛苦、那傷害的程度甚至擴及全世界的地步。而且,依你看來,你不認為我是一個壞人。你如此說了之後,又伸手索取金錢,這只會讓我更陷入深思當中。」

鄭明析牧師給金會長的回信

金會長總是利用「自訴罪」來導演「主張自己是受害者」的人,讓他們起訴宣教會、接著索取和解金,再利用「未經受害人同意不得進行處罰」的制度來撤告,從中獲得大量的金錢,他本人後來也陷入在詐欺罪的官司之中,他的言行與他帶領的團體都值得讓人重新檢視。

利用不真實的影像來製造社會輿論

另外由他們所提供的影像資料,被發現是蓄意合成的,他們將牧師與教友見面的影像和自己排練好的影像剪輯在一起,兩個拍攝的時間不同,仿造的片段中鄭明析牧師並未入鏡。影像提供者曾經在教團擔任過事務局長,在會眾中是人盡皆知的聖職者,如今卻成為了詆毀教會的人,他聲稱自己過去被鄭明析牧師矇騙,如今要出來揭露真相。
然而他的立意並不良善,過去他就曾向教友聚斂數十億資金來為自己買地、做生意等,他曾犯下的詐欺行為,導致教會遭害,這些部分教會都一一給予原諒、既往不咎。後來他所經營的醫療集團又與教會發生金錢的糾紛,雙方進行了法律訴訟,以和解做收。他事後與教會切斷關係,與金會長合作協助捏造虛假的資料,讓自己也陷入在訴訟之中,調查中被發現他現在所任職某禱告院副院長一職、該教會牧師身份皆是他花費了三百萬圜所買下的冒牌職位。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表示:

「在判決的過程中,絲毫沒有人反應鄭明析牧師的立場,反而都是那些容易成為社會焦點的被害者主張。因此不得不讓人感到惋惜並深感冤枉。同時間,昔日如弟兄般相處的前任事務局長卻聲稱要將不利攝理的影像公諸於世,這如同對著受傷的腳背再補一刀的立場,真的是無法言喻的悔辱。」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到底為誰背負十字架?
(中文翻譯)

最終這些錯誤的報導、社會輿論的壓力,不論牧師在法庭上再怎麼樣的澄清、提出有力的證據,根本不被採納,連法官本人也受到輿論的影響,做出有失公允的判決。這些細節都在民政月刊的記者,於2012年獨立調查後做出平衡報導中被揭露出來,許多媒體也開始一一探究過去新聞事件的真相,即便如此這些惡意的聲浪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如今鄭明析牧師於2018年2月出獄,牧師被剝去的十年自由再也無法挽回。但留在社會大眾腦海中的錯誤形象,應該要得到更正,藉此恢復牧師的聲譽,並讓大眾了解到金O亨會長與反攝理教團體的惡劣行為。

參考新聞:
攝理教會以耶穌為中心來聚集
(中文翻譯)
鄭明析總裁的判決與被掩蓋10年的真相
(中文翻譯)
被掩蓋十年的真相,S電台舉發性節目的虛偽內幕
(中文翻譯)

鄭明析十年刑期生活的真相,不要用輿論來抹黑司法與正義

2013年朴範界議員利用新聞媒體控告鄭明析牧師,根據網路、社會輿論,聲稱牧師在監獄中利用宗教領導人的身份,接受獄方特別的待遇。其中內容提到,鄭明析牧師濫用保外就醫的管道,在四年中到監獄外就診17次,並且利用此機會與教友們聯絡;與律師見面時,用錄音錄製證道內容,對外發聲;在獄中度過奢華的生活。

對此法務部調查後作出說明,雖然針對全體收容人保外就醫的年平均是0.5次,但對於受限監內醫療設備,不得不到監外就診的人來說,鄭明析牧師罹患慢性牙周病而保外就醫的狀況並沒有任何疑問,次數與就醫過程一切都按照程序來執行。另外在會面過程中,是不可能在被監方注視的情況下進行錄音。法官確認後,鄭明析牧師是以書信方式寄出證道內容,且在宣教會網站上使用的證道內容,皆是由信徒們製作後上傳的。

議員這些未經查證的指控,造成各家新聞媒體爭相報導,以「獄內、特惠、疑雲」等字眼來曝光,不僅是抹黑鄭明析牧師與他帶領的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全體教友的形象,同時也是以議員的身份在挑戰監方體制的完整性。

參考新聞:朴範界議員控告鄭明析獄內特惠疑雲, 法務部澄清「無此事。」
(中文翻譯)

過去也有數次民間團體、媒體,使用錯誤的字眼來敘述,例如過去鄭明析從中國返回韓國時,媒體使用「被中國公安遣返回國」;出國被稱為「偷渡」;教友的見面稱為「女信徒獻身」。實際上鄭明析牧師性侵犯嫌疑經檢調查明,確認為無罪嫌,且經檢調比對調查後,牧師的國外行程皆為正常入境、獻身部份之亦獲無罪嫌之處分,經調查後皆要求媒體做出更正報導。因此如再提及關於牧師在監獄十年中不實、負面的報導,應該要確實求證之後再提出,監獄是個不對外公開的地方,聳動的文字與論點會令聽的人留下錯誤的印象,甚至在腦中經由自行想像後,造成社會大眾不必要的恐慌。教友在上教會的過程中,也因為這樣的輿論,被貼上錯誤的標籤、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是基督教派之間的衝突、不諒解。但牧師的教導一直以來都是讓人要秉持著聖經的真理,將話語落實在生活中的每一刻,透過十年中牧師在獄中與教友來往的書信、他所寫下的證道文字稿,這些一筆一畫親手所寫的內容,都是牧師努力地度過信仰生活的確據。

鄭明析牧師話語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相關報導之更正報導文
(中文翻譯)

攝理教會讓女生找回神賦予的平等與自主


女權從二十世紀初興起,將近一百年的時間才逐漸擺脫重男輕女的體制,社會走向兩性平權的時代,時至今日女性有機會被人民認定選為國家領導人,社會的氛圍有很大的轉換。在過去基督教會中,認為女性應該要結婚、不擔任聖職、不牧養教會的背景下,鄭明析牧師從開展教會以來,用能力來衡量一個人的適任與否,不以生理的差異做限制。針對在教會中願意終身不婚,專心為了主的事工來努力的人,不論男女,樹立面談與輔導的機制,結婚並不是幸福唯一的途徑,男生與女生雖然特質不同,但出任聖職同樣可以展現基督的香氣與牧者的風範。

馬太福音19章12節 耶穌提到一生不婚奉獻給教會的人
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

至今仍有些限制女性的教會,傾向聖職、各項事工主要都由男性來負責,這一說法是參考使徒保羅書信中提及:「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章12節)」然而這是有過度詮釋該經節的疑慮,對照前後文,保羅強調了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不應該離開自己的本位,同時也提到丈夫要扮演的角色,夫妻都一樣,得在鞏固家庭的基礎上才能擔任監督與執事,不應該本末倒置。
佐證的經文是哥林多前書11章中,保羅提到女性在證道與禱告時儀容要注意的部分。假使女性不應證道、出任聖職,那麼保羅根本不必提到這些證道注意事項。此外聖經中女先知戶勒大、士師底波拉……等等,就連過去傳統禮教保守的古代,並沒有因為是女性就不能領受從神而來的默示、無法擔任以色列的領導者。


在兩性平權落實的現在,不以性別為評斷能力的標準似乎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許多教派也正逐漸地走向開放與自主。但對於二十世紀末帶領教會的鄭明析牧師來說,卻遭受到既有的保守派質疑,有心人錯誤的引導社會輿論,用冒犯的觀點質疑攝理教會中的女性。

就像科技會隨著時代進步一般, 神也從未停歇地引導人走向更理想的未來,本著聖經的綱要與精神,面對社會的風氣與大眾價值觀的轉變,不要只是流於批判與抗拒,應該要優先思想聖三位的旨意與信仰人的本位,該與時俱進、該堅持的部分應該要釐清。鄭明析牧師在開展教會初期,就秉持著基督的精神,不以身份、年齡、性別,比起指責年輕人的不足、缺失,更是大大的給予年輕人栽培,不要限制每個人的可能性。很多時候人們會過度地呈現缺點,而讓事情流於抱怨、批判,而忽略了教導與解決問題的重要性。

當傳統信仰遇上攝理教三十個論:創造目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關於我在攝理教會體會到的耶和華 神的愛:
我一開始也是非常難理解 神的動工與存在,因為我的家族從來都沒有基督徒,且對基督教(教會)特別討厭,雖然我家附近超級多教會,但是我對於教會的印象真的很差,但所幸有機會到攝理教會看看,給我的感觀差很多,不論是什麼活動總是圍繞在聖經與話語之中,不只是依靠氣氛與友情,在其他教會雖然可以看到很大的排場、絢麗的燈光、很好聽的讚美。但是攝理教會更著重於學習聖三位的思想,這些教導都很符合科學與邏輯,不會只是要求我在不了解中去相信。在其他教會,我很多內容都不能問,他們說:「因為 神不希望我們了解太多。」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攝理教會有很多年輕人與菁英的原因吧。

因著我努力實踐鄭明析牧師教導的聖經話語,也試著禱告,第一次感受到 神回應我的禱告是在高中的時候,那時候我是班上的小老師,有一位老師人緣非常差,班上的同學都很討厭他,他的外號叫做「大刀老師」,總是給人很低的分數,同學時常跟老師吵架鬧得不可開交。我試著禱告,希望這次上課不要吵架,能夠平平安安度過那兩堂課就好, 神的動工讓人十分驚訝,這兩堂課不但沒有吵架甚至同學們跟老師玩了起來。我覺得這只是巧合,並且也不是什麼大事,接著我繼續嘗試禱告,一邊也開始對耶和華 神的存在產生好奇:「 神啊!您到底是怎樣的一位存在?為什麼您有辦法按照我們每個人的需求,給予最適合每一個人的祝福呢?」、「為什麼您總是有辦法在萬事萬物上動工,這是什麼概念?」我開始對於聖經打開眼睛,持續的上教會學習。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透過持續的參與禮拜,我深刻的感受到耶和華 神的愛,再搭配我所經歷的一切,那瞬間我就好像從睡夢中醒來一般:「天啊,竟然有一位 神這樣愛著世上『每一個』人。那我們人到底該度過什麼樣的生活,才是 神所期盼的呢?」即便我還未認識 神,祂總是願意等待我,等待我體會創造者之愛,能夠主動付出愛的時候。三十個論其中一課提到創造目的,耶和華 神對人的期待不只是僕人、也不僅止於兒子而是愛人,即便是全能者 神,動工也還是會依循創造的規則,當我實際以著愛人的角度來看整本聖經的時候,我完全能夠理解聖三位為什麼會憤怒,為什麼這麼討厭以色列民族拜其他偶像等等,因為是愛人的關係,愛人之間沒辦法有任何縫隙、不信任。祂們總是透過每個時代屬 神的人來動工,想要一步步恢復人與 神的關係,進一步而差派了彌賽亞,使用聖子耶穌來傳揚 神的內心。攝理教會所教導的一切內容都圍繞在 神的愛身上,我實際感受到那份愛的時候,幾乎是要停止呼吸的地步,我跪地痛哭,久久不能自己。

到現在我在講這些內容時我還是會忍不住流淚,因為這份愛是真實、騙不了人的,哪怕再多人說自己找出三十個論的錯誤,説鄭明析牧師的閒言閒語,但是我在攝理教會所見所聞的一切是騙不了人的,我真的因著牧師的教導跟聖三位更加靠近、相通了。

小資女在攝理教會的親身經歷

首先,感謝 神讓我來到聖三位親自帶領的歷史中。

初來到攝理教會(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時,家人極力反對,因為他們看了網路上不實的負面文章,擔心自己的女兒會成為無知的受害者。當時,自己尚處在信仰的啟蒙期,無法很好地向家人說明,內心中留下了遺憾。雖然自己的信仰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依然留在了攝理教會中,八年的時間中,自己改變最多的就是想法,從極端的負面思考漸漸轉變成正面、負面思考參半,現在正努力挑戰100%的正面思考。

「想法就是生命。」鄭明析牧師如此教導。

一個人要改變是何等的不容易呢?
教會中的學習,讓我產生了想要改變的心情,雖然過程中有許多掙扎,每當產生想要放棄的念頭時:「不要放棄!要走到底!」腦中牧師這樣的話語,成為使我再次得到力量、重新站起的動力。

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18節
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
因為這是 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每當感到辛苦而產生埋怨的想法時,就以:「不要不平不滿!要感謝!」這話語來警惕自己,並找出值得感謝的事來向 神獻上感謝; 當擔心擔憂充斥於心中時,「交託給 神吧!」這話語會浮現於腦中,而選擇來到 神的面前禱告; 因著工作而焦頭爛額時,會想起「在生活中也要與 神對話」這話語,便透過在內心中與 神對話使自己平靜下來。

鄭明析牧師總是教導關於 神的部分,教導我們如何在生活中愛 神、服侍 神,並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改正自己、造就自己。對我而言,攝理人就是一群很愛 神的人,並且很努力想透過所學習到的話語來造就自己的人。

「每個人都能按照行動的程度無限地提升層次。」
鄭明析牧師如此闡明,聖三位在創造人類時最龐大地祝福。
希望自己未來在攝理能持續學習,並透過不斷地行動而無限地成長吧!


作者:攝理玻璃瓶

攝理教會信徒:感受到耶和華 神的動工是無法騙人的

以下內容是我在拜訪韓國各教會時,回答一位小學六年級資優生的內容,雖然他已經跨修高中的內容,非常的聰明、優秀,但對於感受 神依然感到困惑、懷疑聖三位的存在。

感受到 神的方法
我去過許多宗教但是沒有得到過任何回應,但我總願意去嘗試,所以來到教會我也試著禱告,實際得到了回應。後來我也試著按照攝理教會的話語去做。有一天,連我自己都察覺得到我的改變,我與同學相比顯得更成熟。我開始思考 神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位存在,為什麼其他宗教沒辦法辦到的卻在我身上發生了。與聖三位見面的感覺,使我能夠感受到祂總是陪伴在我身邊垂聽我的禱告,時常引導幫助我,在這個過程中我找到專屬於我與 神之間一對一溝通的方式。另外鄭明析牧師時常教導我們,耶和華 神的回應有時如同風吹過臉頰,如果沒有特別去注意就會感受不到,唯有集中感受 神的時候,那感覺就會特別明顯且強烈。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我沈迷於電動時就聽不太到家人在叫我,這並不代表沒有人叫我,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在教會時我們要學習如何時常專注在耶和華 神身上,要找出自己與 神之間相通的方法。很感謝鄭明析牧師除了透過話語來教導我們之外,也透過行為,他自己親身實踐的例子來分享判斷 神動工的方法,使我非常有實體感。

關於上教會的觀念
這位資優生有上教會,但是我不希望他只是上教會,很多人上教會都神遊象外,那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所以還跟他分享了聖經三十個論中的『人類論』,這是關於認識人類靈魂體的內容,靈跟肉體一樣都喜歡跟同類型的人在一起(俗稱物以類聚),所以當我們喜歡罵人、打人或生氣等等,我們的靈也會這樣,所以死後我們的靈就會去到那樣的靈界,跟喜歡生氣的人在一起。所以不單只是上教會而已,我們都要學習耶穌的樣式,這樣一來我們就會跟著耶穌去到鄰近天國的地方。但是大部分教會都只教導「相信耶穌就可以進天國。」其他都是附加的,所以不用特別再去做什麼。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其實不管有沒有信仰,都要修造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這才是真理。在攝理教會中,我學習到要如何以 神為中心來度過生活,然後在 神裡面按照各自的特質將自我的價值發揮到極致。實際上我自己就經歷了恢復價值的過程,這是連我自己都無法否認的過程。我以前每天都跟人打架,家人只希望我不要混幫派與吸毒,現在的我瞭解過去做的這些事情有多麼踐踏自己,因為不了解自己以及家人價值,甚至還騙了同學,謊稱家人的職業,想在朋友面前裝模作樣。現在想起來覺得非常愚蠢,但這就是我的成長歷程。現在很多人都說我非常有魅力,但是我明白這一切是怎麼來的,不是隨著年齡的增加就可以改變的,成長後再看到許多年紀比我大的人,雖然他們年紀比我大但是很多事情卻像小孩子,這一切使我更加深信人是需要透過學習來修造的。

離開福智青年我選擇攝理教會

我曾經參加過福智青年的青年領袖營(大專青年生命成長夏令營),當時福智就有提到關於人有靈魂的內容,然後給我們看一些書籍(我所見過的靈界、死亡九分鐘、不說再見的靈魂、靈魂實驗、天外有天等書籍),後來因為我特別想要瞭解,所以還有參加了福智青年的大專班,我蠻好奇看不見的世界,對於靈魂很有興趣,但是福智教導很有限,只有書籍提到一些異於常人的表現而已。

福智青年所提倡的「有機文化」愛地球,或者一貫道中的六祖壇經,要叫人提升想法進而影響靈魂。或者是時下流行的各種算命、生命藍圖,還是「菩提道次第廣論」等,我都覺得沒有辦法讓我很好的瞭解靈魂。持續參與福智好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解開我的疑惑,甚至因為很想一探究竟的關係,我一度考慮想要出家。

在福智青年時,我生平第一次完整讀完一整本課外書,那是史威登堡所寫的「我所見過的靈界」,我越看這本書、越對於靈魂的世界感到好奇,但是福智青年解答我的疑惑,不過若不是有這樣的書籍存在,就不會使我有想探索另一個世界的衝動。

就在忙碌的18歲前夕,在研討會、講座、營隊、考試、認證,以及五專畢業專題的轟炸之餘,我同時也接觸了攝理教會,我會抽空到教會參加活動,以及持續地學習著聖經。過去我所困惑、好奇,沒有人能解答的疑問,透過正確地學習聖經,被一一解答了。

2009年,我在人生轉捩點中開始接觸攝理(或稱為攝理教會),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一個美好的18歲 :)

攝理教半夜不睡覺在教會裡幹嘛?

為什麼要那麼早起來禱告?

韓國基督教的復興是眾所皆知的,在各教會、各國都是爭相學習的對象,探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在清晨的時間深入地與聖三位禱告來相通。在不同宗教中,在晨昏的時間靈修本來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如佛教暮鼓晨鐘、禪宗一天三次的靈修……。
而鄭明析牧師更是見證在清晨深入禱告時,特別容易從神那裡領受到靈感的話語、想法。相信也不只是他,實際經歷過的人,都能在養成體質後如此的分享。

延伸閱讀:
韓國人分享參加清晨禱告會(새벽기도회)的理由?
以晨禱啟動一天的生活

而聖經中在清晨努力尋找 神最有名的,
莫過於大衛王了,可以參考以下節錄的經文

詩篇57
我的靈啊,你當醒起!
琴瑟啊,你們當醒起!
我自己要極早醒起!
主啊,我要在萬民中稱謝你,在列邦中歌頌你!

詩篇59
我要歌頌你的力量,
早晨要高唱你的慈愛;
因為你作過我的高臺,
在我急難的日子作過我的避難所。

詩篇119
我趁天未亮呼求;
我仰望了你的言語。
我趁夜更未換將眼睜開,
為要思想你的話語。

詩篇143
求你使我清晨得聽你慈愛之言,因我倚靠你;求你使我知道當行的路,因我的心仰望你。

[親身經歷]我的孩子陷入攝理教魔爪!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那天是學校規定英文能力檢定的日子,我人無法待在教會陪家人,發生這種事比起生氣更是擔心對方的狀況,家人擔心我在不瞭解的情況下做選擇,我擔心家人在資訊不正確的情況下誤解教會。
「媽媽,不是妳想的這樣,聽我說……。」「兒子,你怎麼做這樣的決定?」

心情被影響了那麼多,自認為自己英文檢定一定考不好的,好幾次心想乾脆翹掉考試好了,不過禱告中得到感動,要我放心地去考試,反正事實就跟網路上的資訊「不一樣」,也沒什麼好再插嘴解釋的。
考試後再回到教會時,就看到家人們跟教會的哥哥姊姊們輕鬆地聊著天,媽媽紅著眼眶剛哭過,回家時就連平時憤世忌俗地姊姊也改口說:「我呀,我自己是對基督教沒興趣啦,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好好的走吧,家人是很擔心你受騙,之前才說出那些話的。」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會

延伸閱讀:何謂攝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