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是暴力與淫亂的團體嗎?一切謠言的起因是「他們」

攝理教會很暴力?專門傳道女生?

在這十幾年中,持續抹黑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將教會貼上攝理教、JMS邪教等標籤的金O亨先生與他所組織的反對團體,他從1999年開始便利用媒體與社會輿論,搭配法律訴訟的方式,試圖從宣教會本身取得大量的金錢。當時有一起教友間因衝突產生的暴力事件,他向電視台與警察局投訴,稱那是一件「綁架事件」。後來他與電視台合作製作專題,將未經證實的內容直接報導出來,用「鄭明析總裁是在性方面有問題的宗教領導人」的角度來進行報導。

將1995年的主日禮拜主題「感謝的生活」證道中:「生命的十一奉獻、十人當中傳道一人吧!」這句話的語音進行調整,讓人無法聽清楚,並在字幕寫上「每個人要傳道一個女生」。不僅如此,在當時播放的內容中,不論是教會的禮拜、各式活動,現場明明男、女生都有,不過畫面卻將有男生的鏡頭全數剪除,導致收看者產生錯誤的印象。後來法院做出裁決,規定:「金O亨先生等人,不可擅自撰寫及提供不實資料至媒體電台。若要預先告知的內容,必須要在播放前48小時提出,而且要確保總節目的5%是可以進行反論報導。若違之,則必須按件數來賠償3,000萬圜。」教會依照金O亨的要求支付和解金,讓事情逐漸落幕。

中國跆拳道事件與反攝理團體

這次的經驗讓金O亨嚐到了甜頭,想要再次營造更多的新聞事件、法律訴訟,藉此向教會要脅:「只要給我更多和解金,就會息事寧人。」後來在2006年發生新的風波,一群自稱「反攝理教的團體——Exodus」的人,提出刑事訴訟來指控鄭明析牧師。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的領導人竟然就是金O亨,以下稱其為Exodus的領導人——「金會長」。

幾位自稱在中國遭受牧師侵害的女性召開記者會,於此同時金會長他私底下又向宣教會索取高達20億圜的和解金。同年4月4日,聲稱自己是受害者的兩名女性在中國醫院進行診斷,報告顯示:「無任何異常、無任何被性強暴的痕跡可尋」。在4月8日時韓國警察醫院為了確認被害者的狀況而進行診療,同樣無任何遭到性強暴的痕跡、甚至連處女膜也毫髪無傷。但記者會上她們卻說自己:「嚴重受到性強暴而導致無法走路、傷口太深致使子宮出血。」經由法庭審理之後,事實與陳述內容的完全相反。

對方要求20億和解金的通聯紀錄

審理過程中有許多疑點,讓人不得不猜測兩女與金會長做偽證的可能性。明明在中國醫院檢查時兩人沒有任何外傷,但是她們回韓國在醫院檢查時卻發現了0.5公分的裂傷,被認為是本人蓄意所為,其中一人還稱:「我遭到性強暴時,因為腸道遭到強制灌水而導致腹部嚴重膨脹」,但醫師在法庭上證實,從醫學層面來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張姓女子也向法院澄清,自始自終她們都是做偽證,對檢警的陳述完全翻供、否認遭害。法院強調「證人陳述若和起訴內容不相同,會以誣告名義受罰」對方明確表達:「我願意受到處份,事實上我並沒有遭到任何性強暴。」另一人也同樣表明:「我是受Exodus唆使,進行了不實的起訴。」

對方寫給鄭明析牧師的悔過書

這數十年中金會長雖然曾經數次寫下悔改與道歉的信件給鄭明析牧師,內容提及:

「目前為止讓您遭受誤會、致使名譽毀損及羞辱您的部分,真心地向您悔改。在過去的6年期間中,我和Exodus會員誤會您、毀損名譽以及羞辱的部分,再次向您深表歉意。」

但是他在寫信的同時,繼續向宣教會索取高額的和解金,牧師提筆回信的內容中寫到:

「在過去的6年中,你帶給我各種痛苦、那傷害的程度甚至擴及全世界的地步。而且,依你看來,你不認為我是一個壞人。你如此說了之後,又伸手索取金錢,這只會讓我更陷入深思當中。」

鄭明析牧師給金會長的回信

金會長總是利用「自訴罪」來導演「主張自己是受害者」的人,讓他們起訴宣教會、接著索取和解金,再利用「未經受害人同意不得進行處罰」的制度來撤告,從中獲得大量的金錢,他本人後來也陷入在詐欺罪的官司之中,他的言行與他帶領的團體都值得讓人重新檢視。

利用不真實的影像來製造社會輿論

另外由他們所提供的影像資料,被發現是蓄意合成的,他們將牧師與教友見面的影像和自己排練好的影像剪輯在一起,兩個拍攝的時間不同,仿造的片段中鄭明析牧師並未入鏡。影像提供者曾經在教團擔任過事務局長,在會眾中是人盡皆知的聖職者,如今卻成為了詆毀教會的人,他聲稱自己過去被鄭明析牧師矇騙,如今要出來揭露真相。
然而他的立意並不良善,過去他就曾向教友聚斂數十億資金來為自己買地、做生意等,他曾犯下的詐欺行為,導致教會遭害,這些部分教會都一一給予原諒、既往不咎。後來他所經營的醫療集團又與教會發生金錢的糾紛,雙方進行了法律訴訟,以和解做收。他事後與教會切斷關係,與金會長合作協助捏造虛假的資料,讓自己也陷入在訴訟之中,調查中被發現他現在所任職某禱告院副院長一職、該教會牧師身份皆是他花費了三百萬圜所買下的冒牌職位。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表示:

「在判決的過程中,絲毫沒有人反應鄭明析牧師的立場,反而都是那些容易成為社會焦點的被害者主張。因此不得不讓人感到惋惜並深感冤枉。同時間,昔日如弟兄般相處的前任事務局長卻聲稱要將不利攝理的影像公諸於世,這如同對著受傷的腳背再補一刀的立場,真的是無法言喻的悔辱。」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到底為誰背負十字架?
(中文翻譯)

最終這些錯誤的報導、社會輿論的壓力,不論牧師在法庭上再怎麼樣的澄清、提出有力的證據,根本不被採納,連法官本人也受到輿論的影響,做出有失公允的判決。這些細節都在民政月刊的記者,於2012年獨立調查後做出平衡報導中被揭露出來,許多媒體也開始一一探究過去新聞事件的真相,即便如此這些惡意的聲浪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如今鄭明析牧師於2018年2月出獄,牧師被剝去的十年自由再也無法挽回。但留在社會大眾腦海中的錯誤形象,應該要得到更正,藉此恢復牧師的聲譽,並讓大眾了解到金O亨會長與反攝理教團體的惡劣行為。

參考新聞:
攝理教會以耶穌為中心來聚集
(中文翻譯)
鄭明析總裁的判決與被掩蓋10年的真相
(中文翻譯)
被掩蓋十年的真相,S電台舉發性節目的虛偽內幕
(中文翻譯)

什麼是攝理?攝理教是邪教嗎?

攝理是出自「左傳」的名詞,原本是代理、治理的意思,相信 神的人是由神來治理、引導自己的人生,所以引申為「 神的旨意」,亞洲的國家普遍都有使用這樣神學名詞的習慣,可以到基督教書局走走,就會看到有不少以攝理為標題的出版品。
英文則是providence,也就是天的旨意,台灣知名的私立大學靜宜大學英文就是Providence University,其為天主教背景的學校。
實質上沒有「攝理教」的用法,至少稱為「攝理教會」,正式官方的名稱是CGM(Christian Gospel Mission)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創辦人為鄭明析牧師,他教導人們如何愛 神信仰、如何度過 神所喜悅的生活,是教導人生方面的老師,因此教友們稱呼他為老師,過去40年教會自韓國開始,發展到海外二三十個國家,足跡遍佈全球。

宗教領導人就是邪教首腦嗎?關於韓國基督教、紫衣佛教如來宗

在網路目前最流通的『邪教檢查表』是由德國薩克森邦政府文化廳提供的版本,設計者表示該檢視內容無法當成判斷的依據,如果自己參與的團體,越符合內文的十七點敘述,那麼就要越小心自己是否身陷在不良的團體中。

近幾年,很多人將其中的原則套用在政府體制、公職候選人、企業、民間社團上,發現很多的團體也符合其中的規定,因而將其也貼上邪教標籤。不禁讓人思考,是我們真的活在鬼島,還是這個檢查表並不能完全當成判斷的依據呢?
每一個宗教都必然有其宗師、教派的創立者,歷史上耶穌、馬丁路德,就是很著名的例子,他們被詆毀、逼迫。都是因著人們在互相不信任,帶著先入為主的觀點來檢視,因而讓群體間的誤會加深,加上前者才草創,在人數、社會地位上處於弱勢,缺乏發聲的管道情況下,自然就讓社會的觀感低落、誤會加劇。

宗教領導者必然在其信仰上,有其付出、學習。

能夠吸引群眾跟隨,一定是因為他在某種程度上幫助人解決問題、心靈的痛苦。讓人願意相信,他教導信仰方式、生活哲學。
這方面憲法也保障每個人宗教信仰的自由,大家選擇自己喜歡的聚會場所、宗教信仰。如果你覺得自己從目前的信仰受益良多,邀請旁人加入、一同學習,這都是人與人之間互助的良好反應。不過,若以非理性、欺騙、不尊重個人意願的方式,吸引人加入團體,這部分就要釐清是該教友的錯誤行為,還是教派本身惡質的拉攏方式。我們可以拒絕、抨擊這樣非善意的邀請。
但不應全然地把邪教與錯誤的宣傳方式劃上等號。

邪教特質:創辦人是神明的化身嗎?

前面所提,每個宗教必然有其先驅者,然而創辦人是與 神相通的代言人、中保者,絕對不是神。基督教在新約聖經記載,耶穌基督是唯一的中保者,人們透過他來到神面前,這也是為什麼人們禱告時,最後都會說:「奉著聖子基督的名」、「奉救主基督的名」、「奉得勝者基督的名」禱告……等等。能夠幫你與 神接枝的牧師、導師,是因著幫助你更了解聖經、耶穌基督的思想,藉由真理使你能感受到神。絕對不是因著更瞭解宗教創辦人,而進一步把領導人當成 神。

在印度,人們堅信有活佛轉世這件事,有修為的大師,死後會再次轉世來到人間。
在一次訪談中小妹妹詢問達賴喇嘛(現任第十四世轉世達賴是丹增嘉措)
“你是神嗎?”
達賴喇嘛回覆:我是真正的人類。光是念誦經文,是無法實現目的,實現目的完全取決於我們的行動。
念誦經文只能展現你的期盼,真正還是得靠你的行動來解決問題。
參考資源

不論你認定生死是否存在輪迴,可以知道的是,活在世界上我們都是以肉體存在的人類,這樣的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耶穌、釋迦摩尼、老子,默罕默德,都是以人類的身軀活在這個世界上,藉由他們的思想、行為,讓人看到信仰的典範,甚至進一步展現造物者的胸懷,使人瞭解活著為人的價值。
CGM基督教福音宣教會(也作攝理教會)的鄭明析牧師在證道中提到:
「通常提到『神』,就會想到<耶和華 神>,不是嗎?
當我說我是『神』的時候,他們想成是如耶和華 神般的存在,就以為我說的是耶和華 神。
然而是人的<想法>必須要成為「神」。」
出自:2015年8月2日主日證道——領受<言語的能力>吧對<想法>有所體會吧!<想法>就是「神」

約翰福音10章35節耶穌提到:

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若那些承受上帝道的人尚且稱為神,

這裡耶穌引用詩篇82篇6節:

我曾說:你們是神,
都是至高者的兒子。

這首詩,提到 神像是法官一般,行走在『諸神』之間進行審判,而這個諸神指的便是代理 神職的士師、判官。
如此可以瞭解『神』這個字詞在理解上的差異,人不是 神的化身,然而人可以透過帶著 神的想法、活出 神期待的人生,便將此稱為 神。這是在信仰時,必須要首先去釐清的,才不會只是盲從地相信宗教領導人。

延伸閱讀:人可以成為神嗎?

你的孩子上教會嗎?小心去到攝理教會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

攝理教會月明洞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攝理教會月明洞

[一探究竟]人稱最荒淫的邪教「攝理教」的真面目是?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攝理教會月明洞自然聖殿
網路上的謠言,很難用三言兩語來解釋,不過人的『行為』是騙不了人的。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月明洞踢足球

攝理教會的聖餐式在做什麼

第一個「最後的晚餐」:西元33年的一個夜晚

舊約人直到最後都不相信也不跟隨<耶穌>,逼迫他、打他、視他為異端、企圖殺害他。
於是耶穌離開「耶路撒冷」到「外邦」傳揚福音並隱密地將歷史開展出去。
可是猶太宗教人的逼迫卻變本加厲。
如果放著不管,就連會相信並領受救援的人們都無法領受救援、甚至會遭害,局勢已經變成這樣了。 神沒有選擇「消滅惡人和罪人」的方法,而是選擇了「讓救世主代為承受惡人和罪人的罪價死去,如此為所有人開出救援之路」的方法。
於是耶穌又再次回到了逼迫之地「以色列的耶路撒冷」。
可想而知那時耶穌與弟子共進的這頓飯,其實是非常的克難、簡約,僅有葡萄汁與無酵的餅。

參考經文:路加福音22章16~22節
小常識:古代在水資源保存不易,將水果製成酒,是一種很普遍長時間保存飲用水的方法。

聖餐式的意義

聖餐式中有兩個重要的部分,第一個是麵包、第二個是葡萄汁。
前者象徵耶穌基督的身軀,吃下麵包之後要成為主的身軀,遵守主的教導來生活、為主傳達福音。
後者象徵耶穌基督上十字架,犧牲流下鮮血。血象徵生命,主犧牲自己拯救死亡主管圈中的靈魂。
喝下後要與主成為一體,像主救援自己一般,也要用自己的人生來拯救世上的眾生命。

耶穌為弟子洗腳

此外在飯席上還有另外一間值得紀念的事情,那就是耶穌為弟子洗腳的典故。

「洗弟兄的腳」這句話蘊含著幾個含意。
為了讓人們彼此和睦相處並相愛、遮掩弟兄的過錯並幫忙禱告、原諒弟兄的錯誤,也如同幫忙洗腳那般地幫那些讓自己動血氣、惹自己生氣的弟兄洗腳,如此對待所有生命,
耶穌才以「主」的身分、以「夫子」的身分作了榜樣。
不只在<言語>上作了榜樣,也在<行為>上作了榜樣。

領受聖餐的資格與責任

<聖晚餐>是耶穌的肉體活著時,跟弟子們最後的見面。
那是<與救世主之間最後的晚餐>,為了不讓人們忘記耶穌的教導和作為,每年基督徒都會持續透過<聖餐式>來紀念那日子。
雖然現代人無法在「當代那時」參與,但只要是相信並跟隨 神所差來的彌賽亞的人,就應該要記住那時候,下定決心成為「主的身軀」來傳福音,並且要紀念。

身份限定受洗的基督教教友,或是決志信主的人。
且要正確體會是誰支付代價買下屬於死亡中的自己,要體會自己是因著誰而領受救援,要體會<救援主的價值>和<攝理歷史的價值>,正確暸解的人才能領聖餐。

領受聖餐後該怎麼生活呢?

必須絕對相信「他」。<主>以犧牲支付代價買下了自己,今後不再是「自己的身軀」,而是「主的身軀」。
要100%相信並認定<主>,與<主>成為想法一體、行動一體、愛一體,
如此成為<主的身軀>來生活才行。

參考資料:鄭明析牧師聖餐式證道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