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是暴力與淫亂的團體嗎?一切謠言的起因是「他們」

攝理教會很暴力?專門傳道女生?

在這十幾年中,持續抹黑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將教會貼上攝理教、JMS邪教等標籤的金O亨先生與他所組織的反對團體,他從1999年開始便利用媒體與社會輿論,搭配法律訴訟的方式,試圖從宣教會本身取得大量的金錢。當時有一起教友間因衝突產生的暴力事件,他向電視台與警察局投訴,稱那是一件「綁架事件」。後來他與電視台合作製作專題,將未經證實的內容直接報導出來,用「鄭明析總裁是在性方面有問題的宗教領導人」的角度來進行報導。

將1995年的主日禮拜主題「感謝的生活」證道中:「生命的十一奉獻、十人當中傳道一人吧!」這句話的語音進行調整,讓人無法聽清楚,並在字幕寫上「每個人要傳道一個女生」。不僅如此,在當時播放的內容中,不論是教會的禮拜、各式活動,現場明明男、女生都有,不過畫面卻將有男生的鏡頭全數剪除,導致收看者產生錯誤的印象。後來法院做出裁決,規定:「金O亨先生等人,不可擅自撰寫及提供不實資料至媒體電台。若要預先告知的內容,必須要在播放前48小時提出,而且要確保總節目的5%是可以進行反論報導。若違之,則必須按件數來賠償3,000萬圜。」教會依照金O亨的要求支付和解金,讓事情逐漸落幕。

中國跆拳道事件與反攝理團體

這次的經驗讓金O亨嚐到了甜頭,想要再次營造更多的新聞事件、法律訴訟,藉此向教會要脅:「只要給我更多和解金,就會息事寧人。」後來在2006年發生新的風波,一群自稱「反攝理教的團體——Exodus」的人,提出刑事訴訟來指控鄭明析牧師。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的領導人竟然就是金O亨,以下稱其為Exodus的領導人——「金會長」。

幾位自稱在中國遭受牧師侵害的女性召開記者會,於此同時金會長他私底下又向宣教會索取高達20億圜的和解金。同年4月4日,聲稱自己是受害者的兩名女性在中國醫院進行診斷,報告顯示:「無任何異常、無任何被性強暴的痕跡可尋」。在4月8日時韓國警察醫院為了確認被害者的狀況而進行診療,同樣無任何遭到性強暴的痕跡、甚至連處女膜也毫髪無傷。但記者會上她們卻說自己:「嚴重受到性強暴而導致無法走路、傷口太深致使子宮出血。」經由法庭審理之後,事實與陳述內容的完全相反。

對方要求20億和解金的通聯紀錄

審理過程中有許多疑點,讓人不得不猜測兩女與金會長做偽證的可能性。明明在中國醫院檢查時兩人沒有任何外傷,但是她們回韓國在醫院檢查時卻發現了0.5公分的裂傷,被認為是本人蓄意所為,其中一人還稱:「我遭到性強暴時,因為腸道遭到強制灌水而導致腹部嚴重膨脹」,但醫師在法庭上證實,從醫學層面來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張姓女子也向法院澄清,自始自終她們都是做偽證,對檢警的陳述完全翻供、否認遭害。法院強調「證人陳述若和起訴內容不相同,會以誣告名義受罰」對方明確表達:「我願意受到處份,事實上我並沒有遭到任何性強暴。」另一人也同樣表明:「我是受Exodus唆使,進行了不實的起訴。」

對方寫給鄭明析牧師的悔過書

這數十年中金會長雖然曾經數次寫下悔改與道歉的信件給鄭明析牧師,內容提及:

「目前為止讓您遭受誤會、致使名譽毀損及羞辱您的部分,真心地向您悔改。在過去的6年期間中,我和Exodus會員誤會您、毀損名譽以及羞辱的部分,再次向您深表歉意。」

但是他在寫信的同時,繼續向宣教會索取高額的和解金,牧師提筆回信的內容中寫到:

「在過去的6年中,你帶給我各種痛苦、那傷害的程度甚至擴及全世界的地步。而且,依你看來,你不認為我是一個壞人。你如此說了之後,又伸手索取金錢,這只會讓我更陷入深思當中。」

鄭明析牧師給金會長的回信

金會長總是利用「自訴罪」來導演「主張自己是受害者」的人,讓他們起訴宣教會、接著索取和解金,再利用「未經受害人同意不得進行處罰」的制度來撤告,從中獲得大量的金錢,他本人後來也陷入在詐欺罪的官司之中,他的言行與他帶領的團體都值得讓人重新檢視。

利用不真實的影像來製造社會輿論

另外由他們所提供的影像資料,被發現是蓄意合成的,他們將牧師與教友見面的影像和自己排練好的影像剪輯在一起,兩個拍攝的時間不同,仿造的片段中鄭明析牧師並未入鏡。影像提供者曾經在教團擔任過事務局長,在會眾中是人盡皆知的聖職者,如今卻成為了詆毀教會的人,他聲稱自己過去被鄭明析牧師矇騙,如今要出來揭露真相。
然而他的立意並不良善,過去他就曾向教友聚斂數十億資金來為自己買地、做生意等,他曾犯下的詐欺行為,導致教會遭害,這些部分教會都一一給予原諒、既往不咎。後來他所經營的醫療集團又與教會發生金錢的糾紛,雙方進行了法律訴訟,以和解做收。他事後與教會切斷關係,與金會長合作協助捏造虛假的資料,讓自己也陷入在訴訟之中,調查中被發現他現在所任職某禱告院副院長一職、該教會牧師身份皆是他花費了三百萬圜所買下的冒牌職位。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表示:

「在判決的過程中,絲毫沒有人反應鄭明析牧師的立場,反而都是那些容易成為社會焦點的被害者主張。因此不得不讓人感到惋惜並深感冤枉。同時間,昔日如弟兄般相處的前任事務局長卻聲稱要將不利攝理的影像公諸於世,這如同對著受傷的腳背再補一刀的立場,真的是無法言喻的悔辱。」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到底為誰背負十字架?
(中文翻譯)

最終這些錯誤的報導、社會輿論的壓力,不論牧師在法庭上再怎麼樣的澄清、提出有力的證據,根本不被採納,連法官本人也受到輿論的影響,做出有失公允的判決。這些細節都在民政月刊的記者,於2012年獨立調查後做出平衡報導中被揭露出來,許多媒體也開始一一探究過去新聞事件的真相,即便如此這些惡意的聲浪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如今鄭明析牧師於2018年2月出獄,牧師被剝去的十年自由再也無法挽回。但留在社會大眾腦海中的錯誤形象,應該要得到更正,藉此恢復牧師的聲譽,並讓大眾了解到金O亨會長與反攝理教團體的惡劣行為。

參考新聞:
攝理教會以耶穌為中心來聚集
(中文翻譯)
鄭明析總裁的判決與被掩蓋10年的真相
(中文翻譯)
被掩蓋十年的真相,S電台舉發性節目的虛偽內幕
(中文翻譯)

在韓國被評為異端與邪教的攝理教會(鄭明析정명석JMS基督教福音宣教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我停留韓國的一段時間中,從北到南去了非常多的地方,身為基督徒,當然要感受一下韓國火熱的教會文化,他們很多人從小就來到教會,整個家族都是基督徒。說真的,沒有來一趟韓國真的不知道攝理教會以及鄭明析牧師(정명석)在韓國這麼有名,一説出名字(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沒有基督徒是不知道的。

我聽了很多他們的見證,我也分享了我的信仰見證,不管去到哪裡,耶和華 神總是引導帶領每一個人來到教會,即便他們認為攝理是異端是邪教、鄭明析牧師是壞人,是類似撒但的存在?! 聽了很多見證後我更加認定聖三位的動工,祂們確實引導我們的人生,見證內容與我在攝理教會中所聽到沒有什麼不同,本質上都是以聖經為中心、學習聖三位的思想來領受救援。許多人上教會的經驗也都非常相似,有以下幾點特徵:
1. 一開始排斥教會、沒興趣,或是想來找麻煩的,想要救朋友脫離邪教或異端,進一步嘗試向耶和華 神禱告:「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讓我看見神蹟或讓我跟您見面」。

2. 他們在這過程中確實得到神的引導與帶領,折斷了他們既有的認知觀、或者是經歷了一些醫治的神蹟,死而復生諸如此類的。進一步的對於信仰產生好奇、了解到耶和華 神的偉大,以及人類的渺小。

3. 接著開始上教會,從中感到喜悅與平安,周遭的親朋好友們都覺得他們成為基督徒後改變很多。

4. 偏偏在這時又再度遇到很多辛苦與困難,家庭逼迫、朋友的離棄,或遇到一些生活上的挫折,讓他們不經再次考慮是因為信仰的關係導致的嗎?周圍的親朋好友一致的惡評教會,還怪罪都是因為來到教會的關係、花太多時間在教會、 神如果真的存在為什麼不幫助……等等。

5. 但他們沒有放棄仍然尋求 神的幫助(有些放棄的就離開教會了,他們覺得信仰沒有幫助),接著與 神更深的相通、得到了更多的祝福,或者在心靈上得到平安與保守,甚至很多人經歷更大的神蹟。

這樣的見證不論是在哪個國家哪個教會幾乎都有這樣的內容,讓我非常的驚訝,原來真的有一位 神持續地帶領著人類的歷史,透過合宜的人紀錄話語、將聖經流傳下來。

因為我來自攝理教會,輪到我分享與見證時,免不了的被惡評一番,明明都是 神引導與帶領的歷史,我並不覺得哪裡不一樣,我反而覺得攝理教會教導的更仔細,但是其他教會卻說我們過度地說明聖經了,應該唯有相信一切都是 神的作為與榮耀。鄭明析牧師透過三十個論教導得很仔細,讓我了解耶和華 神的動工原則與方法,這樣的方式讓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能夠清楚的了解自己正在經歷神的奇妙作為。甚至跟其他教會的基督徒分享,他們也都非常認定、有共鳴。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大家(韓國的各教會)知道我來自攝理教會「之前」,他們聽到我的見證都非常感動,我分享關於教會教導的耶和華 神的愛、我怎麼遇見 神、信仰中領受的祝福等等。因為其他教會對於撒但動工後總是感到氣憤與無奈,我分享了關於撒但詭計的內容,牧師教導如治理撒但以及撒但動工的原則等等,他們聽了也覺得很有力量、很實際。他們也非常的認同,甚至想請我分享更多,也介紹其他他們的教友來給我認識,甚至還把我的分享翻譯成韓文。但就在我說我來自攝理教會(基督教福音宣教會),牧者是鄭明析牧師之後,他們就對我說的一切內容表示遺憾,並且開始否認我所分享的一切。
難道聽到教理時所得到的感動是假的嗎?
耶穌在見證時,為了要讓以色列人與猶太人能夠更近一步接近神,教導「要用心靈與誠實敬拜 神,別只是形式化的獻祭」,舊約聖經並沒有這樣記載,但是這樣做讓人可以更接近 神。如果不是 神引導的歷史遲早就會滅亡,難道錯誤的內容能夠在耶和華 神的面前站得住腳嗎?聖經教導要將一切判斷交給 神而不是人,不是嗎?
但是我卻時常看到「人」在做判斷,並不是交托給 神,我覺得很遺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接觸到的教會與教徒們基本上都是該教會的資深的信仰者,一開始他們還讓我在他們的聚會上見證我的信仰經歷,接連得到很多邀約,因為他們無法想像為什麼年輕人會願意來到會,這是我在韓國各教會見證的內容:攝理教會信徒在韓國各教會的信仰告白。

這次我所拜訪的韓國教會,他們雖然沒有被認為是異端教會,但是卻教導説:「人都會犯錯,只要相信耶穌就可以進天國了。」甚至還説:「想趕快死掉去天國。」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會這樣教導,但這是不實際的,很多人因此做了自殺攻擊,因為他覺得靈魂會被主接收,但是在攝理教會則是教導,人要透過修造自己變得更完美更有價值,要珍惜活在世上的時間,自殺、死亡並不能解決問題,沒有修造靈魂死後還是會去到不好的靈界。

我覺得很惋惜,其他教會弟兄姊妹們並不願意接受我說的內容,反而不是基督徒的人就很容易理解,我多麽想要跟他說更多關於耶和華 神的愛,但是受阻於語言不通只能用簡單的英文,也不知道他想要知道什麼,如果我們彼此都有更多經歷,我真的很想分享更多聖經的話語以及我的體會與感受。
他們前前後後給我看了很多網路上關於攝理教會的負面評價與離開,以及鄭明析牧師遭遇判決的各種問題。但是他們所述的內容,實在與我所經歷的差異太大,他們相信網路上的評論,都沒有實際去確認過。連我所述的見證也開始一一否定,我覺得這樣很不理智,我花很多時間確認這個教會、確認教理,但是他們卻選擇相信網路上陌生人的留言、毀謗。

最後他們跟我說:「我相信你,但因為攝理在韓國是大家都公認非常大的異端教會,所以沒辦法做些什麼,但是希望你到最後都不會因為別人的惡評而倒下。」鄭明析牧師總是教導,我們不要刻意為了證明什麼而浪費時間,就算真的證明我是對的、別人是錯的又有何用?重點是我們要趕快造就自己,靈魂要按著 神的時機變化,要充分的得到 神預備好給我們的祝福。重點是讓這世上的人相信耶和華 神,如果沒辦法來到攝理教會,去到其他教會也可以。

延伸閱讀:詩人看十年含冤的逆境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