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性壓抑還是宗教自由?二十一世紀宗教對獨身追求的價值與意義


隨著社會走向開放,主流大眾常以負面看待禁慾、守貞和獨身等宗教靈修(修行)行為,甚至以「被邪教洗腦」、「獻身於教主」等形容將之污名化。或以「性壓抑」來去詮釋此類宗教靈修行為。
我們理解過去歷史上性解放思想的出現,與其對抗性壓抑的奮鬥與努力有其重要意義,然而宗教生活亦有其淵源流長的靈修傳統,對婚姻的不同看法以及對性的不同選擇,只要是在自由意志不受到任何外力強迫下,應當給予尊重。

性壓抑的時代

歷史上關於性壓抑的論述,必定會提到維多利亞時期的美國,當時對於性有非常嚴格的規範和貞潔觀念。
許多道德改革家包括席維斯特・葛拉姆(Sylvester Graham)、威廉・艾爾柯特(William Alcott)、伍渥德(S.B.Woodward),針對新興城市的大學生和青年提出一套嚴格的性規範和觀念。

「在那個千方百計開發勞動力的時代,除了將肉體享樂壓縮到最小程度,
使勞動力得以再生產,怎麼可能允許勞動力消耗在肉體享樂之中?」~~傅柯

十九世紀末的美國屬於工業化時期前端,是全球工業的領頭羊,美國在此時期快速地工業化和都市化,讓都市人口由1790年不到100萬,至1840年成長為1100萬。快速的都市化和產業結構的改變為當時社會帶來許多問題和挑戰。在工業革命資本主義社會中出現大量有關性壓抑的言論,是為了節省勞動力、抑制人口成長以及適應產業結構的改變。另外,佛洛伊德在十九世紀末發展精神分析,探討人之所以出現心理困擾,是因為本我與超我出現落差,而自我卻又無法有效調整。他發現當時的精神病患多半是由於對性的壓抑與無法疏導、而引致抑鬱愁悶,甚至瘋狂。以上對性壓抑的批判是有其歷史脈絡和意義。

性壓抑無法完全解釋宗教靈修行為

然而,必須釐清,宗教的世界秩序、世界觀不同於世俗,部分宗教人士對禁慾、守貞、獨身等靈修行為的選擇,不可被單純地詮釋為性壓抑。相較於性壓抑的言論大多將性描述為危險、不穩定的,以消極的方式達到禁止性或壓抑性的目的;而宗教中則嘗試以心靈或精神之樂來取代性的享受,而非單純地壓抑人類性的需求。不論是佛教的出家,或基督宗教中,神父修女的獨身,甚至民間信仰中亦有類似在家獨身的修行方式。不同宗教雖各有不同的教理與實踐,但其追求獨身、守貞的目的與行動,大多不僅僅只是約束慾望、限制人的性需求,而是期待能夠追求更高層次的形而上的愛或精神上的滿足,來取代肉體的歡愉。

現代社會中的獨身和守貞行為

如同宗教社會學家所觀察的,二十世紀後半葉以來,世俗化並沒有讓宗教消滅,反而世界各國均有傳統宗教或新興宗教復興的現象,禁慾、守貞、獨身等靈修行為自然也伴隨而出現,特別是比較有宗教熱情與活力的新興宗教團體中更容易看見。

舉例而言,新興基督宗教團體中,1978年由鄭明析牧師創立的基督教福音宣教會,部分教友也嚮往早期基督徒如使徒保羅的獨身典範,或中世紀天主教神父修女對守貞追求的歷史記憶。所以在其教會不同性別中,部分教友將自己定位為獨身的靈修人士,也組成相關的靈修團體。而教牧領導當局本身對此類追求者雖不主動鼓勵,但經過多次確認個人自由意志選擇下,與多方面審慎評估後,最終尊重,或給予神學教育栽培成為聖職,或協助其在社會上服事成為見證。
此類教友們以精神之愛取代慾望之愛;並將個人原本組成家庭的真愛,轉化為對更大社會、世界的獻身與服事,樹立新時代的信仰典範,某種意義上也是宗教理想與宗教自由藉由婚姻選擇上所展現出的具體實踐。

然而,受到傳統宗教對新興宗教無理由的排斥與攻訐,與大眾媒體對八卦獵奇和嗜血的影響下,各個不同的新興宗教團體中部分教友原本單純的對獨身與守貞等靈修傳統的嚮往,便受到嚴重的污名化,甚至被冠以「被邪教洗腦」、「獻身於教主」等不堪的詞彙羞辱。

媒體、網路的偏見與輿論暴力

事實上,以「邪教」之名來去定義新興宗教團體的出現,本身就是嚴重的偏見,也是媒體與網路文化中該受到批判與改善的惡質內容;
以世俗化「性壓抑」的角度去解釋宗教裡的獨身行為也非常不適當。反之,身處在今日自由民主多元寬容的社會下,非主流族群對宗教理想的追求,實在應該給予尊重。

曾經,以壓抑為名的權力、知識、性的結合,在很長一段時間寫下一段禁忌的歷史;
今日以解放為名的權力、知識、性的結合,也不應該再次寫下另一段壓迫宗教自由的歧視與偏見。

參考資料
1.Carroll Smith-Rosenberg, “Sex as Symbol in Victorian Purity: An Ethnohistorical Analysis of Jacksonian America,”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84, (1978), pp. S212-S247
2.Peter L.Berger, The Desecularization of the World:Resurgent Religion and World Politics.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99
3.Michel Foucault, History of Sexuality. Éditions Gallimard, 1976

撰文者:Andy Tsa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