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框架理論:攝理教會裡的模特兒們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攝理教會裡頭是否都只傳道高挑的美女們呢?」

當然不是啊,我就不是身高175、長相白晰豔麗的絕世大美女。
要不然”黑肉底”的熊媽,還有熊媽的先生——熊爸,是怎麼被傳道進來的? 繼續閱讀 “淺談框架理論:攝理教會裡的模特兒們”

攝理教是如何透過音樂藝術引導年輕人

藝術的根本是什麼呢?

藝術的根本呢
就是要動人心弦。

林珍珠是教會中的聲樂部成員,她在職場上是專業的老師,透過她從信仰上、鄭明析牧師身上學習的部分,她更致力於幫助年輕人發現自己的潛能,在音樂藝術中發現自己的特質,找到自信、發出魅力的光芒。

我找到了鏡像理論中的理想情人


大家從小在社會課本上應該都有聽過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這位精神分析大師吧,但真的把佛洛伊德的理論發揚光大是這位雅各·拉岡(Jacques-Marie-Émile Lacan),他曾提出有名的鏡像理論(Mirror Stage),主要的論述在說明我們最初經歷創傷的時候,是我們嬰兒時期。我們原來在母體裡面跟媽媽是成為一體的,但在出生後卻要被迫分開,嬰兒認知跟媽媽要永遠在一起才行,但實際上這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因為嬰兒很多部分都無法自理,可是媽媽並無法一直在他身邊,這種分離的焦慮與不安,是人們最原始感到痛苦的心理結構。拉岡在他的學說中,特別強調”gaze”的概念,他認為人如何存在呢? 繼續閱讀 “我找到了鏡像理論中的理想情人”

攝理教會讓女生找回神賦予的平等與自主


女權從二十世紀初興起,將近一百年的時間才逐漸擺脫重男輕女的體制,社會走向兩性平權的時代,時至今日女性有機會被人民認定選為國家領導人,社會的氛圍有很大的轉換。在過去基督教會中,認為女性應該要結婚、不擔任聖職、不牧養教會的背景下,鄭明析牧師從開展教會以來,用能力來衡量一個人的適任與否,不以生理的差異做限制。針對在教會中願意終身不婚,專心為了主的事工來努力的人,不論男女,樹立面談與輔導的機制,結婚並不是幸福唯一的途徑,男生與女生雖然特質不同,但出任聖職同樣可以展現基督的香氣與牧者的風範。

馬太福音19章12節 耶穌提到一生不婚奉獻給教會的人
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

至今仍有些限制女性的教會,傾向聖職、各項事工主要都由男性來負責,這一說法是參考使徒保羅書信中提及:「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章12節)」然而這是有過度詮釋該經節的疑慮,對照前後文,保羅強調了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不應該離開自己的本位,同時也提到丈夫要扮演的角色,夫妻都一樣,得在鞏固家庭的基礎上才能擔任監督與執事,不應該本末倒置。
佐證的經文是哥林多前書11章中,保羅提到女性在證道與禱告時儀容要注意的部分。假使女性不應證道、出任聖職,那麼保羅根本不必提到這些證道注意事項。此外聖經中女先知戶勒大、士師底波拉……等等,就連過去傳統禮教保守的古代,並沒有因為是女性就不能領受從神而來的默示、無法擔任以色列的領導者。


在兩性平權落實的現在,不以性別為評斷能力的標準似乎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許多教派也正逐漸地走向開放與自主。但對於二十世紀末帶領教會的鄭明析牧師來說,卻遭受到既有的保守派質疑,有心人錯誤的引導社會輿論,用冒犯的觀點質疑攝理教會中的女性。

就像科技會隨著時代進步一般, 神也從未停歇地引導人走向更理想的未來,本著聖經的綱要與精神,面對社會的風氣與大眾價值觀的轉變,不要只是流於批判與抗拒,應該要優先思想聖三位的旨意與信仰人的本位,該與時俱進、該堅持的部分應該要釐清。鄭明析牧師在開展教會初期,就秉持著基督的精神,不以身份、年齡、性別,比起指責年輕人的不足、缺失,更是大大的給予年輕人栽培,不要限制每個人的可能性。很多時候人們會過度地呈現缺點,而讓事情流於抱怨、批判,而忽略了教導與解決問題的重要性。

小資女在攝理教會的親身經歷

首先,感謝 神讓我來到聖三位親自帶領的歷史中。

初來到攝理教會(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時,家人極力反對,因為他們看了網路上不實的負面文章,擔心自己的女兒會成為無知的受害者。當時,自己尚處在信仰的啟蒙期,無法很好地向家人說明,內心中留下了遺憾。雖然自己的信仰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依然留在了攝理教會中,八年的時間中,自己改變最多的就是想法,從極端的負面思考漸漸轉變成正面、負面思考參半,現在正努力挑戰100%的正面思考。

「想法就是生命。」鄭明析牧師如此教導。

一個人要改變是何等的不容易呢?
教會中的學習,讓我產生了想要改變的心情,雖然過程中有許多掙扎,每當產生想要放棄的念頭時:「不要放棄!要走到底!」腦中牧師這樣的話語,成為使我再次得到力量、重新站起的動力。

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18節
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
因為這是 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每當感到辛苦而產生埋怨的想法時,就以:「不要不平不滿!要感謝!」這話語來警惕自己,並找出值得感謝的事來向 神獻上感謝; 當擔心擔憂充斥於心中時,「交託給 神吧!」這話語會浮現於腦中,而選擇來到 神的面前禱告; 因著工作而焦頭爛額時,會想起「在生活中也要與 神對話」這話語,便透過在內心中與 神對話使自己平靜下來。

鄭明析牧師總是教導關於 神的部分,教導我們如何在生活中愛 神、服侍 神,並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改正自己、造就自己。對我而言,攝理人就是一群很愛 神的人,並且很努力想透過所學習到的話語來造就自己的人。

「每個人都能按照行動的程度無限地提升層次。」
鄭明析牧師如此闡明,聖三位在創造人類時最龐大地祝福。
希望自己未來在攝理能持續學習,並透過不斷地行動而無限地成長吧!


作者:攝理玻璃瓶

[Q&A]攝理教會懶人包

  1. 鄭明析這十年在監獄做什麼?
  2. 教友是不是偶像崇拜鄭明析牧師
  3. 攝理不讓人談戀愛?
  4. 攝理專門吸收高挑美女?
  5. 教會的人被洗腦了嗎?
  6. 會員都不知道頭上的指導者在做什麼
  7. 攝理人半夜不睡覺都在教會做什麼
  8. 禮拜穿那麼正式幹嘛?
  9. 攝理人都好虛偽
  10. 聖餐式在做什麼?
  11. 祝福式是什麼?攝理不是透過配婚來決定對象的
  12. 攝理教會的飲食禁忌:泡麵與汽水?
  13. 台大校園攝理教出沒!!!
  14. 攝理教模特兒:身材高挑女生的迷思

[親身經歷]我的孩子陷入攝理教魔爪!

攝理教會
(其實很討厭用這樣的標題,但大概能稍微呈現一下媽媽當時的心情吧。)

剛受洗時,姊姊對於自己選擇基督教感到好奇,所以基於關心地問了一些問題,她的室友是一位一直都很反對基督教的人,也拋了不少問題給姊姊,輾轉對我提出像是質問般尖銳的問題,讓人不太舒服。那時想法很單純,我自己又不是宗教學者,怎麼可能窮極所有時間去研究每一個教派與基督教文化,就直接把教會的網站資訊貼給她。
雖然都是跟姊姊在線上聊天,但許多話題都是對方希望我姊姊去問的,看到教會的網站之後,對方就說:「你弟去了邪教啊!攝理教!」現在想想這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啊,光是反對基督徒這件事,他的資訊都是來自於片面地呈現的網路資訊,自己挑了幾句聖經後,就到處找基督徒挑戰教理,只喜歡看到對方吱吱嗚嗚答不上話的模樣。
他們那時都是研究生,就像做學問般地整理很多資料,都是些關於教會的負面新聞。在台南的媽媽也很擔心,抓著週末,家人們就一起開車上來新竹。那天是學校規定英文能力檢定的日子,我人無法待在教會陪家人,發生這種事比起生氣更是擔心對方的狀況,家人擔心我在不瞭解的情況下做選擇,我擔心家人在資訊不正確的情況下誤解教會。
「媽媽,不是妳想的這樣,聽我說……。」「兒子,你怎麼做這樣的決定?」

心情被影響了那麼多,自認為自己英文檢定一定考不好的,好幾次心想乾脆翹掉考試好了,不過禱告中得到感動,要我放心地去考試,反正事實就跟網路上的資訊「不一樣」,也沒什麼好再插嘴解釋的。
考試後再回到教會時,就看到家人們跟教會的哥哥姊姊們輕鬆地聊著天,媽媽紅著眼眶剛哭過,回家時就連平時憤世忌俗地姊姊也改口說:「我呀,我自己是對基督教沒興趣啦,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好好的走吧,家人是很擔心你受騙,之前才說出那些話的。」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令家人改觀的是我實際地改變,此外也有很具體我在信仰上挑戰的部分,我自己比較不怕人誤解,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地價值觀來生活,大家都有自己認定的信仰,既然認為那是對的,不管小眾、還是大眾,你自己要好好度過那樣的生活啊,為什麼非得仰賴別人支持呢。更多的時候我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沒有好好去做,表現得不上不下是更困窘的,信仰上要做不做的、平日的生活很消極,非要別人去檢視你的生活時,才突然武裝起來說:「教會是對!」、「平日生活不是出於我願的!」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對自己不好。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鄭明析牧師真的教導我很多事情,從三十個論開始讓我認識聖經、了解 神的愛,他是怎樣度過生活的,實際參與過的人就能了解,因此對我來說,比起擔心被貼上標籤,我更怕的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的關係,明明牧師教導了很多,但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反而讓教會蒙冤。
甚至想過,萬一自己做的太爛,說不定哪一天跳出來幫教會說話時,還會被人當成反串,被人質問說:「你真的是這個教會的成員嗎?你為什麼要假冒這個教會的成員呢?你又沒有那麼持守信仰、在生活中實踐,你的行為跟那個教會的作息不一樣啊。」
雖然是笑話,但我總是如此地警惕著自己來生活。

現在跟家人的互動很好,學校固然忙碌,但比起以前的冷酷理工男,我更能跟家人聊彼此的心事,媽媽很常感嘆說:「很多觀念我這年紀才知道,但 神都教你了,如果我有盲點的地方,你要跟我說喔。」教會的資源很豐富,所以回家的時候,媽媽也允許我在客廳參與線上的主日禮拜。
「吃飯囉,啊今天牧師講了什麼內容,說來聽聽,看你抄筆記抄的那麼勤。」

我今天呢,也持續地寫下自己與神結緣的故事。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會

延伸閱讀:何謂攝理?

攝理教大學生給家人的分別信

這是我(寫信者)大二時在出國參與國際志工時,寫給母親的一封信:

國中有一位生物老師在課堂上分享:「從未來來看現在,一切的安排都是對的,那麼為什麼有人會失敗呢?因為在那當下你不願意接受那安排。」我真的忘記那位老師的名字、平日教導的內容、我在這門課的課堂表現(好像很差),但是這句話,即便在我還沒來到教會之前,我就一邊走過每個人生階段一邊驗證這段話。

這句話是對的。

我想到小學一、二年級的中午放學時,媽媽常常因為忙於工作而忘記來載我,有時遲了半個小時、甚至更晚,媽媽來時總會罵我很笨、都不會打電話、只枯等,每次都被罵得臭頭。
後來一次又一次,我開始帶電話卡、電話卡沒錢的時候,媽媽教我要和愛心商店借電話……等等。

當下真的很傷心,明明孤單等待的人是我,但為什麼每次總是我被罵呢?

不過現在真的覺得我所擁有那獨立的特質,是我在同輩當中找也找不到,別人想栽培也栽培不出來的。
我相信這樣的安排是對的,而且我也為小學這段故事獻上感謝了,神並不只是看中我有沒有領受福音、成為基督徒而已。
祂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裡面都確實的引導了我,祂階段性的引導我來改變。

月明洞攝理教會
大二已經結束了,雖然下學期成績有好一點,但大二成績真的表現不好,我現在回想起大二的恐怖生活,真的很痛苦耶,光是回想,身體就會感受到壓力。大二上每個禮拜都要一兩天要熬夜看日出,忙社團的事物又有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紛爭要處理,且又想在教會學習話語、學習各式各樣的技能。

但現在都走過來了,過程中丟掉了自己的想法,也不會覺得辛苦,一路走過來了。
我覺得神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要栽培的部分,以前也是,現在要去做國際志工也是,自己也抱著忐忑的心情出發的,但神都一定會引導的,鄭明析牧師總是這樣教導我們,凡事一定要交託給神。

請您放心吧,我是很幸福的人,我要成為讓人幸福的人,這是我的夢想。
桃園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