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教是暴力與淫亂的團體嗎?一切謠言的起因是「他們」

攝理教會很暴力?專門傳道女生?

在這十幾年中,持續抹黑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將教會貼上攝理教、JMS邪教等標籤的金O亨先生與他所組織的反對團體,他從1999年開始便利用媒體與社會輿論,搭配法律訴訟的方式,試圖從宣教會本身取得大量的金錢。當時有一起教友間因衝突產生的暴力事件,他向電視台與警察局投訴,稱那是一件「綁架事件」。後來他與電視台合作製作專題,將未經證實的內容直接報導出來,用「鄭明析總裁是在性方面有問題的宗教領導人」的角度來進行報導。

將1995年的主日禮拜主題「感謝的生活」證道中:「生命的十一奉獻、十人當中傳道一人吧!」這句話的語音進行調整,讓人無法聽清楚,並在字幕寫上「每個人要傳道一個女生」。不僅如此,在當時播放的內容中,不論是教會的禮拜、各式活動,現場明明男、女生都有,不過畫面卻將有男生的鏡頭全數剪除,導致收看者產生錯誤的印象。後來法院做出裁決,規定:「金O亨先生等人,不可擅自撰寫及提供不實資料至媒體電台。若要預先告知的內容,必須要在播放前48小時提出,而且要確保總節目的5%是可以進行反論報導。若違之,則必須按件數來賠償3,000萬圜。」教會依照金O亨的要求支付和解金,讓事情逐漸落幕。

中國跆拳道事件與反攝理團體

這次的經驗讓金O亨嚐到了甜頭,想要再次營造更多的新聞事件、法律訴訟,藉此向教會要脅:「只要給我更多和解金,就會息事寧人。」後來在2006年發生新的風波,一群自稱「反攝理教的團體——Exodus」的人,提出刑事訴訟來指控鄭明析牧師。令人意外的是,他們的領導人竟然就是金O亨,以下稱其為Exodus的領導人——「金會長」。

幾位自稱在中國遭受牧師侵害的女性召開記者會,於此同時金會長他私底下又向宣教會索取高達20億圜的和解金。同年4月4日,聲稱自己是受害者的兩名女性在中國醫院進行診斷,報告顯示:「無任何異常、無任何被性強暴的痕跡可尋」。在4月8日時韓國警察醫院為了確認被害者的狀況而進行診療,同樣無任何遭到性強暴的痕跡、甚至連處女膜也毫髪無傷。但記者會上她們卻說自己:「嚴重受到性強暴而導致無法走路、傷口太深致使子宮出血。」經由法庭審理之後,事實與陳述內容的完全相反。

對方要求20億和解金的通聯紀錄

審理過程中有許多疑點,讓人不得不猜測兩女與金會長做偽證的可能性。明明在中國醫院檢查時兩人沒有任何外傷,但是她們回韓國在醫院檢查時卻發現了0.5公分的裂傷,被認為是本人蓄意所為,其中一人還稱:「我遭到性強暴時,因為腸道遭到強制灌水而導致腹部嚴重膨脹」,但醫師在法庭上證實,從醫學層面來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張姓女子也向法院澄清,自始自終她們都是做偽證,對檢警的陳述完全翻供、否認遭害。法院強調「證人陳述若和起訴內容不相同,會以誣告名義受罰」對方明確表達:「我願意受到處份,事實上我並沒有遭到任何性強暴。」另一人也同樣表明:「我是受Exodus唆使,進行了不實的起訴。」

對方寫給鄭明析牧師的悔過書

這數十年中金會長雖然曾經數次寫下悔改與道歉的信件給鄭明析牧師,內容提及:

「目前為止讓您遭受誤會、致使名譽毀損及羞辱您的部分,真心地向您悔改。在過去的6年期間中,我和Exodus會員誤會您、毀損名譽以及羞辱的部分,再次向您深表歉意。」

但是他在寫信的同時,繼續向宣教會索取高額的和解金,牧師提筆回信的內容中寫到:

「在過去的6年中,你帶給我各種痛苦、那傷害的程度甚至擴及全世界的地步。而且,依你看來,你不認為我是一個壞人。你如此說了之後,又伸手索取金錢,這只會讓我更陷入深思當中。」

鄭明析牧師給金會長的回信

金會長總是利用「自訴罪」來導演「主張自己是受害者」的人,讓他們起訴宣教會、接著索取和解金,再利用「未經受害人同意不得進行處罰」的制度來撤告,從中獲得大量的金錢,他本人後來也陷入在詐欺罪的官司之中,他的言行與他帶領的團體都值得讓人重新檢視。

利用不真實的影像來製造社會輿論

另外由他們所提供的影像資料,被發現是蓄意合成的,他們將牧師與教友見面的影像和自己排練好的影像剪輯在一起,兩個拍攝的時間不同,仿造的片段中鄭明析牧師並未入鏡。影像提供者曾經在教團擔任過事務局長,在會眾中是人盡皆知的聖職者,如今卻成為了詆毀教會的人,他聲稱自己過去被鄭明析牧師矇騙,如今要出來揭露真相。
然而他的立意並不良善,過去他就曾向教友聚斂數十億資金來為自己買地、做生意等,他曾犯下的詐欺行為,導致教會遭害,這些部分教會都一一給予原諒、既往不咎。後來他所經營的醫療集團又與教會發生金錢的糾紛,雙方進行了法律訴訟,以和解做收。他事後與教會切斷關係,與金會長合作協助捏造虛假的資料,讓自己也陷入在訴訟之中,調查中被發現他現在所任職某禱告院副院長一職、該教會牧師身份皆是他花費了三百萬圜所買下的冒牌職位。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表示:

「在判決的過程中,絲毫沒有人反應鄭明析牧師的立場,反而都是那些容易成為社會焦點的被害者主張。因此不得不讓人感到惋惜並深感冤枉。同時間,昔日如弟兄般相處的前任事務局長卻聲稱要將不利攝理的影像公諸於世,這如同對著受傷的腳背再補一刀的立場,真的是無法言喻的悔辱。」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到底為誰背負十字架?
(中文翻譯)

最終這些錯誤的報導、社會輿論的壓力,不論牧師在法庭上再怎麼樣的澄清、提出有力的證據,根本不被採納,連法官本人也受到輿論的影響,做出有失公允的判決。這些細節都在民政月刊的記者,於2012年獨立調查後做出平衡報導中被揭露出來,許多媒體也開始一一探究過去新聞事件的真相,即便如此這些惡意的聲浪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如今鄭明析牧師於2018年2月出獄,牧師被剝去的十年自由再也無法挽回。但留在社會大眾腦海中的錯誤形象,應該要得到更正,藉此恢復牧師的聲譽,並讓大眾了解到金O亨會長與反攝理教團體的惡劣行為。

參考新聞:
攝理教會以耶穌為中心來聚集
(中文翻譯)
鄭明析總裁的判決與被掩蓋10年的真相
(中文翻譯)
被掩蓋十年的真相,S電台舉發性節目的虛偽內幕
(中文翻譯)

鄭明析十年刑期生活的真相,不要用輿論來抹黑司法與正義

2013年朴範界議員利用新聞媒體控告鄭明析牧師,根據網路、社會輿論,聲稱牧師在監獄中利用宗教領導人的身份,接受獄方特別的待遇。其中內容提到,鄭明析牧師濫用保外就醫的管道,在四年中到監獄外就診17次,並且利用此機會與教友們聯絡;與律師見面時,用錄音錄製證道內容,對外發聲;在獄中度過奢華的生活。

對此法務部調查後作出說明,雖然針對全體收容人保外就醫的年平均是0.5次,但對於受限監內醫療設備,不得不到監外就診的人來說,鄭明析牧師罹患慢性牙周病而保外就醫的狀況並沒有任何疑問,次數與就醫過程一切都按照程序來執行。另外在會面過程中,是不可能在被監方注視的情況下進行錄音。法官確認後,鄭明析牧師是以書信方式寄出證道內容,且在宣教會網站上使用的證道內容,皆是由信徒們製作後上傳的。

議員這些未經查證的指控,造成各家新聞媒體爭相報導,以「獄內、特惠、疑雲」等字眼來曝光,不僅是抹黑鄭明析牧師與他帶領的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全體教友的形象,同時也是以議員的身份在挑戰監方體制的完整性。

參考新聞:朴範界議員控告鄭明析獄內特惠疑雲, 法務部澄清「無此事。」
(中文翻譯)

過去也有數次民間團體、媒體,使用錯誤的字眼來敘述,例如過去鄭明析從中國返回韓國時,媒體使用「被中國公安遣返回國」;出國被稱為「偷渡」;教友的見面稱為「女信徒獻身」。實際上鄭明析牧師性侵犯嫌疑經檢調查明,確認為無罪嫌,且經檢調比對調查後,牧師的國外行程皆為正常入境、獻身部份之亦獲無罪嫌之處分,經調查後皆要求媒體做出更正報導。因此如再提及關於牧師在監獄十年中不實、負面的報導,應該要確實求證之後再提出,監獄是個不對外公開的地方,聳動的文字與論點會令聽的人留下錯誤的印象,甚至在腦中經由自行想像後,造成社會大眾不必要的恐慌。教友在上教會的過程中,也因為這樣的輿論,被貼上錯誤的標籤、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是基督教派之間的衝突、不諒解。但牧師的教導一直以來都是讓人要秉持著聖經的真理,將話語落實在生活中的每一刻,透過十年中牧師在獄中與教友來往的書信、他所寫下的證道文字稿,這些一筆一畫親手所寫的內容,都是牧師努力地度過信仰生活的確據。

鄭明析牧師話語
參考新聞:鄭明析總裁相關報導之更正報導文
(中文翻譯)

在韓國被評為異端與邪教的攝理教會(鄭明析정명석JMS基督教福音宣教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我停留韓國的一段時間中,從北到南去了非常多的地方,身為基督徒,當然要感受一下韓國火熱的教會文化,他們很多人從小就來到教會,整個家族都是基督徒。說真的,沒有來一趟韓國真的不知道攝理教會以及鄭明析牧師(정명석)在韓國這麼有名,一説出名字(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沒有基督徒是不知道的。

我聽了很多他們的見證,我也分享了我的信仰見證,不管去到哪裡,耶和華 神總是引導帶領每一個人來到教會,即便他們認為攝理是異端是邪教、鄭明析牧師是壞人,是類似撒但的存在?! 聽了很多見證後我更加認定聖三位的動工,祂們確實引導我們的人生,見證內容與我在攝理教會中所聽到沒有什麼不同,本質上都是以聖經為中心、學習聖三位的思想來領受救援。許多人上教會的經驗也都非常相似,有以下幾點特徵:
1. 一開始排斥教會、沒興趣,或是想來找麻煩的,想要救朋友脫離邪教或異端,進一步嘗試向耶和華 神禱告:「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讓我看見神蹟或讓我跟您見面」。

2. 他們在這過程中確實得到神的引導與帶領,折斷了他們既有的認知觀、或者是經歷了一些醫治的神蹟,死而復生諸如此類的。進一步的對於信仰產生好奇、了解到耶和華 神的偉大,以及人類的渺小。

3. 接著開始上教會,從中感到喜悅與平安,周遭的親朋好友們都覺得他們成為基督徒後改變很多。

4. 偏偏在這時又再度遇到很多辛苦與困難,家庭逼迫、朋友的離棄,或遇到一些生活上的挫折,讓他們不經再次考慮是因為信仰的關係導致的嗎?周圍的親朋好友一致的惡評教會,還怪罪都是因為來到教會的關係、花太多時間在教會、 神如果真的存在為什麼不幫助……等等。

5. 但他們沒有放棄仍然尋求 神的幫助(有些放棄的就離開教會了,他們覺得信仰沒有幫助),接著與 神更深的相通、得到了更多的祝福,或者在心靈上得到平安與保守,甚至很多人經歷更大的神蹟。

這樣的見證不論是在哪個國家哪個教會幾乎都有這樣的內容,讓我非常的驚訝,原來真的有一位 神持續地帶領著人類的歷史,透過合宜的人紀錄話語、將聖經流傳下來。

因為我來自攝理教會,輪到我分享與見證時,免不了的被惡評一番,明明都是 神引導與帶領的歷史,我並不覺得哪裡不一樣,我反而覺得攝理教會教導的更仔細,但是其他教會卻說我們過度地說明聖經了,應該唯有相信一切都是 神的作為與榮耀。鄭明析牧師透過三十個論教導得很仔細,讓我了解耶和華 神的動工原則與方法,這樣的方式讓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能夠清楚的了解自己正在經歷神的奇妙作為。甚至跟其他教會的基督徒分享,他們也都非常認定、有共鳴。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大家(韓國的各教會)知道我來自攝理教會「之前」,他們聽到我的見證都非常感動,我分享關於教會教導的耶和華 神的愛、我怎麼遇見 神、信仰中領受的祝福等等。因為其他教會對於撒但動工後總是感到氣憤與無奈,我分享了關於撒但詭計的內容,牧師教導如治理撒但以及撒但動工的原則等等,他們聽了也覺得很有力量、很實際。他們也非常的認同,甚至想請我分享更多,也介紹其他他們的教友來給我認識,甚至還把我的分享翻譯成韓文。但就在我說我來自攝理教會(基督教福音宣教會),牧者是鄭明析牧師之後,他們就對我說的一切內容表示遺憾,並且開始否認我所分享的一切。
難道聽到教理時所得到的感動是假的嗎?
耶穌在見證時,為了要讓以色列人與猶太人能夠更近一步接近神,教導「要用心靈與誠實敬拜 神,別只是形式化的獻祭」,舊約聖經並沒有這樣記載,但是這樣做讓人可以更接近 神。如果不是 神引導的歷史遲早就會滅亡,難道錯誤的內容能夠在耶和華 神的面前站得住腳嗎?聖經教導要將一切判斷交給 神而不是人,不是嗎?
但是我卻時常看到「人」在做判斷,並不是交托給 神,我覺得很遺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接觸到的教會與教徒們基本上都是該教會的資深的信仰者,一開始他們還讓我在他們的聚會上見證我的信仰經歷,接連得到很多邀約,因為他們無法想像為什麼年輕人會願意來到會,這是我在韓國各教會見證的內容:攝理教會信徒在韓國各教會的信仰告白。

這次我所拜訪的韓國教會,他們雖然沒有被認為是異端教會,但是卻教導説:「人都會犯錯,只要相信耶穌就可以進天國了。」甚至還説:「想趕快死掉去天國。」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會這樣教導,但這是不實際的,很多人因此做了自殺攻擊,因為他覺得靈魂會被主接收,但是在攝理教會則是教導,人要透過修造自己變得更完美更有價值,要珍惜活在世上的時間,自殺、死亡並不能解決問題,沒有修造靈魂死後還是會去到不好的靈界。

我覺得很惋惜,其他教會弟兄姊妹們並不願意接受我說的內容,反而不是基督徒的人就很容易理解,我多麽想要跟他說更多關於耶和華 神的愛,但是受阻於語言不通只能用簡單的英文,也不知道他想要知道什麼,如果我們彼此都有更多經歷,我真的很想分享更多聖經的話語以及我的體會與感受。
他們前前後後給我看了很多網路上關於攝理教會的負面評價與離開,以及鄭明析牧師遭遇判決的各種問題。但是他們所述的內容,實在與我所經歷的差異太大,他們相信網路上的評論,都沒有實際去確認過。連我所述的見證也開始一一否定,我覺得這樣很不理智,我花很多時間確認這個教會、確認教理,但是他們卻選擇相信網路上陌生人的留言、毀謗。

最後他們跟我說:「我相信你,但因為攝理在韓國是大家都公認非常大的異端教會,所以沒辦法做些什麼,但是希望你到最後都不會因為別人的惡評而倒下。」鄭明析牧師總是教導,我們不要刻意為了證明什麼而浪費時間,就算真的證明我是對的、別人是錯的又有何用?重點是我們要趕快造就自己,靈魂要按著 神的時機變化,要充分的得到 神預備好給我們的祝福。重點是讓這世上的人相信耶和華 神,如果沒辦法來到攝理教會,去到其他教會也可以。

延伸閱讀:詩人看十年含冤的逆境哲學

攝理教會讓女生找回神賦予的平等與自主


女權從二十世紀初興起,將近一百年的時間才逐漸擺脫重男輕女的體制,社會走向兩性平權的時代,時至今日女性有機會被人民認定選為國家領導人,社會的氛圍有很大的轉換。在過去基督教會中,認為女性應該要結婚、不擔任聖職、不牧養教會的背景下,鄭明析牧師從開展教會以來,用能力來衡量一個人的適任與否,不以生理的差異做限制。針對在教會中願意終身不婚,專心為了主的事工來努力的人,不論男女,樹立面談與輔導的機制,結婚並不是幸福唯一的途徑,男生與女生雖然特質不同,但出任聖職同樣可以展現基督的香氣與牧者的風範。

馬太福音19章12節 耶穌提到一生不婚奉獻給教會的人
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

至今仍有些限制女性的教會,傾向聖職、各項事工主要都由男性來負責,這一說法是參考使徒保羅書信中提及:「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章12節)」然而這是有過度詮釋該經節的疑慮,對照前後文,保羅強調了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不應該離開自己的本位,同時也提到丈夫要扮演的角色,夫妻都一樣,得在鞏固家庭的基礎上才能擔任監督與執事,不應該本末倒置。
佐證的經文是哥林多前書11章中,保羅提到女性在證道與禱告時儀容要注意的部分。假使女性不應證道、出任聖職,那麼保羅根本不必提到這些證道注意事項。此外聖經中女先知戶勒大、士師底波拉……等等,就連過去傳統禮教保守的古代,並沒有因為是女性就不能領受從神而來的默示、無法擔任以色列的領導者。


在兩性平權落實的現在,不以性別為評斷能力的標準似乎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許多教派也正逐漸地走向開放與自主。但對於二十世紀末帶領教會的鄭明析牧師來說,卻遭受到既有的保守派質疑,有心人錯誤的引導社會輿論,用冒犯的觀點質疑攝理教會中的女性。

就像科技會隨著時代進步一般, 神也從未停歇地引導人走向更理想的未來,本著聖經的綱要與精神,面對社會的風氣與大眾價值觀的轉變,不要只是流於批判與抗拒,應該要優先思想聖三位的旨意與信仰人的本位,該與時俱進、該堅持的部分應該要釐清。鄭明析牧師在開展教會初期,就秉持著基督的精神,不以身份、年齡、性別,比起指責年輕人的不足、缺失,更是大大的給予年輕人栽培,不要限制每個人的可能性。很多時候人們會過度地呈現缺點,而讓事情流於抱怨、批判,而忽略了教導與解決問題的重要性。

韓國基督徒遇上聖經三十個論:日月停止

拜訪韓國各教會的時候,他們問我是怎麼遇見攝理教、為什麼會想要繼續待下去?他們不停追問許多問題:「知道鄭明析(정명석, JMS)是壞人嗎?」、「聽到攝理話語時時感覺怎麼樣?」還講了他們在教會中,所被教導關於基督教福音宣教會、CGM、JMS 鄭約書亞……等等的負面內容。

我個人認為攝理教會的傳道活動,就跟一般活動宣傳沒有兩樣,我自己是在捷運上被傳道的,那時候真的很神奇,很討厭讀書的我卻在五專畢業前突然想要發奮唸書,也特地去補習。因此,平常都在家打電動的我有了出門的機會,在我去補習的路上認識了教會的哥哥,當時我不斷的在研究關於時間管理,他們就邀請我聽聽看以聖經為基礎的三十個論(日月停止),那是聖經中的一段故事,提到以色列人要進入 神所應許的迦南地前,因為要面對很多種族的攻擊且對地形又不熟悉的情況下,希望趁著白天能盡快結束戰爭,迦南人都很怕耶和華 神的軍隊(聽聞很多 神動工的事蹟),所以集結了數個部落要來對付他們,但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後沒什麼武器也沒什麼訓練,要對付他們再加上又不熟悉環境,畢竟當埃及僕人四百年後就這樣離開埃及,什麼都沒有,以色列民族的領導人約書亞向耶和華 神禱告,希望太陽能夠停止。而在聖經的最後說到耶和華 神幫助以色列人用冰雹殺了比以色列人用手殺的還要多人,所以以色列人打贏了那場戰爭。其他教會只是叫我相信當時太陽確實停止了,只要將一切榮耀歸給 神就可以了。明明重點是 神垂聽並配合時機幫助以色列人,使他們能順利地獲勝。這一課讓我學習到許多我從沒有想過的時間管理方法:「透過禱告,邀請耶和華 神同在,在生活中興起日月停止的神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實際上在我五專畢業前的專題比賽中,這樣的神蹟就確實發生在我身上了,因為時間非常趕但是我必須要完成一個龐大的專案(含五個複雜功能的系統),我花了好幾個月但遲遲沒有進展,從來沒有禱告習慣的我,在被逼急的情況下我試著如同約書亞向 神禱告太陽止一般,尋求 神的幫助。我意外地得到許多靈感,並順利地透過書本找到解決方法,跟過去花的時間相比,我幾乎只用了十分之一時間瞬間完成了很多一直無法突破的部分。但是時間還是不夠,尤其到了投稿截止的最後一天,計劃書、展示影片都還沒開始製作,這時候 神意外地透過我的同學們動工,他們有的擅長寫計畫、有的擅長製作影片,我最終神奇地在截止時間前投稿成功了,最後作品還進了決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時間並沒有真的停止,而是 神透過人、透過靈感等方式與我同在,所以一切進展得很順利。這讓我感受到攝理教會所教導的聖經內容,是如此實際地貼近我的生活。哪怕很多人說這些是鄭明析牧師自我詮釋的內容、聖經沒有這樣教導。那其他教會的解經又要怎麼說呢?他們自己的詮釋就不是異端,別人詮釋就是異端,真是奇怪。
不論如何,這些是實際發生在我身上的日月停止神蹟,並不是太陽或時間真的停止。

小資女在攝理教會的親身經歷

首先,感謝 神讓我來到聖三位親自帶領的歷史中。

初來到攝理教會(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時,家人極力反對,因為他們看了網路上不實的負面文章,擔心自己的女兒會成為無知的受害者。當時,自己尚處在信仰的啟蒙期,無法很好地向家人說明,內心中留下了遺憾。雖然自己的信仰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依然留在了攝理教會中,八年的時間中,自己改變最多的就是想法,從極端的負面思考漸漸轉變成正面、負面思考參半,現在正努力挑戰100%的正面思考。

「想法就是生命。」鄭明析牧師如此教導。

一個人要改變是何等的不容易呢?
教會中的學習,讓我產生了想要改變的心情,雖然過程中有許多掙扎,每當產生想要放棄的念頭時:「不要放棄!要走到底!」腦中牧師這樣的話語,成為使我再次得到力量、重新站起的動力。

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18節
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
因為這是 神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每當感到辛苦而產生埋怨的想法時,就以:「不要不平不滿!要感謝!」這話語來警惕自己,並找出值得感謝的事來向 神獻上感謝; 當擔心擔憂充斥於心中時,「交託給 神吧!」這話語會浮現於腦中,而選擇來到 神的面前禱告; 因著工作而焦頭爛額時,會想起「在生活中也要與 神對話」這話語,便透過在內心中與 神對話使自己平靜下來。

鄭明析牧師總是教導關於 神的部分,教導我們如何在生活中愛 神、服侍 神,並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改正自己、造就自己。對我而言,攝理人就是一群很愛 神的人,並且很努力想透過所學習到的話語來造就自己的人。

「每個人都能按照行動的程度無限地提升層次。」
鄭明析牧師如此闡明,聖三位在創造人類時最龐大地祝福。
希望自己未來在攝理能持續學習,並透過不斷地行動而無限地成長吧!


作者:攝理玻璃瓶

離開福智青年我選擇攝理教會

我曾經參加過福智青年的青年領袖營(大專青年生命成長夏令營),當時福智就有提到關於人有靈魂的內容,然後給我們看一些書籍(我所見過的靈界、死亡九分鐘、不說再見的靈魂、靈魂實驗、天外有天等書籍),後來因為我特別想要瞭解,所以還有參加了福智青年的大專班,我蠻好奇看不見的世界,對於靈魂很有興趣,但是福智教導很有限,只有書籍提到一些異於常人的表現而已。

福智青年所提倡的「有機文化」愛地球,或者一貫道中的六祖壇經,要叫人提升想法進而影響靈魂。或者是時下流行的各種算命、生命藍圖,還是「菩提道次第廣論」等,我都覺得沒有辦法讓我很好的瞭解靈魂。持續參與福智好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解開我的疑惑,甚至因為很想一探究竟的關係,我一度考慮想要出家。

在福智青年時,我生平第一次完整讀完一整本課外書,那是史威登堡所寫的「我所見過的靈界」,我越看這本書、越對於靈魂的世界感到好奇,但是福智青年解答我的疑惑,不過若不是有這樣的書籍存在,就不會使我有想探索另一個世界的衝動。

就在忙碌的18歲前夕,在研討會、講座、營隊、考試、認證,以及五專畢業專題的轟炸之餘,我同時也接觸了攝理教會,我會抽空到教會參加活動,以及持續地學習著聖經。過去我所困惑、好奇,沒有人能解答的疑問,透過正確地學習聖經,被一一解答了。

2009年,我在人生轉捩點中開始接觸攝理(或稱為攝理教會),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一個美好的18歲 :)